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IPEF来了 美国抗衡中国影响的大杀器? /

IPEF来了 美国抗衡中国影响的大杀器?

美国总统拜登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以及印度总理莫迪在日本东京出席“印太经济框架”(IPEF)启动仪式。(2022年5月23日)

美国总统拜登5月23日在访问日本期间正式启动备受关注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包括美国在内的共13个印太地区国家成为创始成员国,其中包括七个东盟成员国,其规模占全球经济总量的40%。分析人士认为,作为拜登政府印太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IPEF在现阶段的战略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标志美国对亚太地区的坚定承诺,但框架的关键部分存在短板,有待在未来推进过程中进一步完善并加以解决。

拜登总统在启动“印太经济框架”的讲话中说,“今天在座的国家和今后将加入框架的国家将要为一个面向所有人—我们所有人民—的经济愿景而努力,这个愿景就是:一个自由和开放、互联和繁荣、安全和有韧力的印太地区,并且我们的经济—这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是有可持续性和包容性的。”

“印太经济框架”的正式名称为“印太经济繁荣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for Prosperity)。这是美国2017年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后,拜登政府为重建与亚太国家更紧密经贸关系的最新努力。IPEF包括四大支柱,分别是:贸易,供应链,清洁能源、去碳化和基础设施,以及税收和反腐败。

芮恩施:多国参与本身就是成就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国际商务研究主任威廉·芮恩施(William Reinsch)对美国之音表示,除美国之外有12个国家参与,包括东盟十国当中的七个成员国,这本身就是一个不错的成就。

他说:“因为此前很多人预计参加的国家数量会少得多,所以我认为,现在有这么多国家参与,至少在现阶段,是一个重要的成就。”

《金融时报》此前援引六名知情人士的话报道,拜登政府为了赢得更多国家的支持,同意将“印太经济框架”启动声明上的措辞“调柔”(water down)。报道说,《金融时报》获得一份初期草稿上的措辞是各国将“启动谈判”。但星期一(5月23日)发出的正式联合声明上的说法是,“我们正在启动建立印太经济繁荣框架的进程。”

拜登政府官员表示,IPEF标志着美国打算以一种超越传统贸易协议的方式与盟友和合作伙伴展开接触与合作。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说:“IPEF是一个面向21世纪的经济布局,旨在应对21世纪的经济挑战,从制定数字经济的规则,到确保安全和有弹性的供应链,到帮助进行清洁能源基础设施和清洁能源转型所需的各种重大投资,再到提高透明度、公平税收和反腐败的标准。”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也表示,IPEF提供了一个新的模式,能够更有效地解决印太地区各国所面临的挑战。她说:“我们和我们在该地区的合作伙伴一致认为,未来几十年的大部分时间将取决于政府如何很好地利用创新,特别是清洁能源和数字及高科技领域正在进行的转型,同时加固我们的经济,使其免受脆弱的供应链、腐败和避税天堂等一系列问题带来的威胁。”

孙韵:吸引力不足,发展中国家兴趣缺缺

但批评人士指出,由于“印太经济框架”不是传统上的贸易协定,不包括降低关税和降低市场准入门槛,因此它对印太地区发展中国家的吸引力不足。史汀生中心高级研究员、中国项目主任孙韵对美国之音表示,很多东盟国家此前并未对IPEF表现出浓厚兴趣,正是因为框架不涉及对美国市场的准入。

“从发展中国家的角度来说,他们会觉得你这个既不涉及给我们在(贸易)量上的增加,但是只涉及到给我们设立更高的规则和指标,那这个(IPEF)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呢?”她说。

但从拜登政府的角度来说,在美国目前的政治环境下,推动任何形式的自由贸易协定都是极其困难的,特别是今年11月美国国会将面临中期选举。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表示,IPEF展现出拜登政府采取的一种非常务实的态度,TPP的案例让本届政府吸取了教训。

她说:“我认为,那里有一个非常、非常惨烈的教训,即TPP正如对它所预期的那样,最终是相当脆弱的,美国无法实现。 这在很大程度上对我们规划印太经济框架有很大指导意义,即贸易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不是唯一的组成部分。 因此,我们正在为我们在该地区的合作伙伴带来更强大和全面的方法。”

肖特:IPEF标志着美国重返亚太承诺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杰弗里·肖特(Jeffrey Schott)对美国之音表示,重要的是IPEF标志着拜登政府对重返亚太的承诺。

他说:“他们(亚太国家)感到鼓舞的是,美国想要做些事情,而且他们认识到,拜登政府在国内政治方面不具备在2022年在该地区推进任何全面或实质性贸易议程的条件。”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5月24日就美国启动“印太经济框架”发表评论时称,“相关倡议。。。应保持开放包容、而不是歧视排他;应促进经济合作与团结,而不是损害和分裂现有机制。”

中国并未被纳入IPEF。而美国负责东亚与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康达(Daniel Kritenbrink)今年2月已明确表示,美国“无意”在其即将推出的印太经济框架中与中国打交道。

中国参与了有东盟十国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该协定已于今年1月1日正式生效。RCEP 15个成员国中的11个此次成为IPEF的创始成员国。去年9月,中国也正式提交了加入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申请。

专家认为,尽管IPEF对保持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经济影响力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为各国提供中国模式以外的另一个选项,但未来能否真正起到抗衡中国的作用仍有待观察。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肖特说:“我们在印太地区的所有伙伴都与中国有着大量的贸易与投资关系。由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的实施,这些关系正在加深。他们与中国的广泛投资和贸易关系是其弹性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

拜登政府希望IPEF的成员能够在未来两周决定他们打算参加四大支柱中的哪一项或几项,然后在12到18个月内就每项支柱敲定具体协议,也可能先就某一项支柱达成协议。一般认为,明年11月是最终敲定IPEF各项协议的非正式截止日期,届时美国将主办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会议。

曾在2001年至2016年担任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成员的芮恩施说:“目前还不清楚哪些国家将参与哪些支柱,这将产生很大的差异。。。因此很多情况仍有待观察。“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