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拉莫斯:亲友眼中最友善的孩子 /

拉莫斯:亲友眼中最友善的孩子 却被欺负惨

美国德州小学枪击案枪手拉莫斯,在18岁生日当天第一件事就是购买2把突击步枪。5月24日上午,他做出亲属难以置信的举动,开枪打伤祖母,接着前往距离居住城市圣安东尼奥100多公里外的瓦尔迪罗柏小学展开杀戮,造成至少19名儿童和2名成人死亡,多人受伤。赶到的执法人员搏命与身穿防弹背心的他交火,并将他击毙,才阻止了更多伤亡。

拉莫斯(Salvador Ramos)死去了,但他生前并没有透露行凶动机,使这起震惊全美的惨重校园枪击案留下诸多疑点。《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报道,他的亲友认为,他是一个没有完好童年的孤独男孩,家庭生活艰困,求学期间因为说话口吃而遭霸凌,长久以来受到同侪和陌生人的极大恶意。根据亲友的描述,拉莫斯曾是害羞的好孩子,近年逐渐行为脱离往常,倾向毁灭与暴力。

最友善的孩子,却被欺负得很惨

18岁的瓦尔迪兹(Santos Valdez Jr.)与拉莫斯从小学开始就认识,他说,他们是朋友,一起玩过《要塞英雄》(Fortnite)和《决胜时刻》(Call of Duty)等经典电玩游戏,直到拉莫斯开始行为大变。瓦尔迪兹说,有一次和拉莫斯在一个大家经常打篮球的公园里见面,他来的时候脸上全是伤。

“他起初说是被猫抓花了脸,然后他告诉我真相,其实是他用刀子一遍又一遍地割自己的脸,”瓦尔迪兹说,“我当时反应是‘你疯了,兄弟,你为什么要那样做?’”,然而拉莫斯说他这样做是为了好玩。

拉莫斯的朋友和家人说,他中学时,因为说话口吃、口齿不清而受到欺负。加西亚(Stephen Garcia)自称是拉莫斯八年级时最要好的朋友,他说拉莫斯在学校过得并不轻松,“他常常被欺负得很惨,好像同时被很多人霸凌,不论是在社交媒体上,还是玩游戏的时候,一切都能整他。他是最友善的孩子,最害羞的孩子。他只需要破茧而出。”

加西亚说,有一次拉莫斯在社交网络上传一张自己画有黑色眼线的照片,很多人因此用贬义的词汇称拉莫斯是同性恋,尽管当时他有试图为自己辩白。加西亚和家人后来搬到德州的另一个地区,拉莫斯辍学了,开始变得像另一个人,“他的情况越来越糟,我当时不知道。”加西亚说,他开始喜欢穿得全身黑,还有偏爱大号军靴,把头发留得很长。

据同学所述,他高中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来上课,今年无法与他们一起毕业。拉莫斯的表姊妹米娅(Mia)说,她曾在中学看到学生嘲笑拉莫斯说话不清楚,他不会去理睬这些嘲笑,但回家的时候,曾向祖母抱怨不想去学校。“因口吃而被欺负之后,他不太喜欢社交,”米娅说,“我认为他只是无法再舒适地待在学校。”

瓦尔迪兹说,拉莫斯有时会在晚上和另一位朋友一起开车兜风,用BB枪随意攻击别人,他还拿鸡蛋砸别人的车。大约一年前,拉莫斯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自动步枪的照片,瓦尔迪兹说,步枪是“他会列在愿望清单上的东西”,4天前,他发布了两支步枪的照片,附上文字:“我的枪照。”

传母亲有毒品问题,家庭关系紧张

近来拉莫斯的家庭关系似乎十分紧张。高中同学雷耶斯(Nadia Reyes)说,两个月前,拉莫斯在Instagram上发布限时动态,影片当中,他对着他母亲大吼,说母亲正试图把他赶出家门。雷耶斯表示:“在他Instagram发的那段影片里面,他在警察面前骂自己妈妈是‘bitch’,说她想把他踢出门,整个大喊大叫,非常凶狠地和他妈妈说话。”

住在圣安东尼奥(San Antonio)胡德街(Hood Street)拉莫斯家隔壁的41岁男子弗洛雷斯(Ruben Flores)说,他一直很想像个爸爸一样照顾拉莫斯,因为这对母子生活相当艰难。弗洛雷斯和妻子贝琪(Becky Flores)会邀请拉莫斯到他们家烤肉,并与他们的儿子一起玩耍过夜。

弗洛雷斯说,拉莫斯长大之后,他们家里的问题变得更加严重,作为邻居也感受得到,他曾目睹拉莫斯和他母亲争吵,吵到警察都到场关切。包括弗洛雷斯等多名熟悉这家人的亲友皆指出,拉莫斯的母亲吸毒导致家里不平静。《华邮》表示该媒体目前无法与拉莫斯的母亲取得联系。

几个月前,拉莫斯从胡德街的家搬到了位于城市另一处的祖母家。弗洛雷斯说,他上周末22日在家门口碰见拉莫斯的祖母,她在胡德街的房产前停留,告诉他,由于拉莫斯的母亲沉迷毒品,因此要把她赶出自己的房子。

高中同窗事发前一天才在罗柏小学

雷耶斯说,她还记得拉莫斯在中学时大约与同学打过5次架。她说,他的友谊都很短暂,有一次,拉莫斯在打篮球时居然对着一位朋友说,这位朋友只想有一天要加入海军陆战队,这样就可以杀人了。那个男生当场就跟他绝交,她补充说,“他很常把事情做得太过分,说一些不应该说的话,然后进入一种防卫模式。”

Seniors visit Robb Elementary [email protected]_CISD? pic.twitter.com/EVI0IyLanx

— rharris (@UHSProud) May 23, 2022

就在罗柏小学(Robb Elementary School)大屠杀发生前一天,雷耶斯等瓦尔迪高中(Uvalde High School)的同学参观了罗柏小学,他们穿着毕业袍,与在走廊排队的小学生击掌,这是当地社区的一种传统。“那些孩子看到我们穿戴着毕业帽和长袍非常嗨,他们看着我们就像,‘我也会有一天能站在这里’”,隔天小学却发生了惨剧,雷耶斯说,“ 感觉很超现实,就像电影一样,很可怕。”

瓦尔迪兹说,他与拉莫斯的最后一次互动是在枪击事件发生前大约两个小时,当时他们透过Instagram限时动态传信息。根据信息截图,瓦尔迪兹传给他一个迷因(meme),抱怨“为什么学校仍然开放?”拉莫斯回应了:“真的”、“那样也好,对吧?”然后瓦尔迪兹回答说:“我还不知道,我还没上学。笑翻(lmao)。”瓦尔迪兹说,拉莫斯对他的最后一条信息未读未回。

朋友说他需要爱

加西亚说,一两个月前,他打电话给拉莫斯叙旧,但拉莫斯说他正和叔叔一起去打猎,没有时间聊天,挂断了电话。加西亚后来看到拉莫斯在网络上发布枪支照片,心想他们应该是去打猎还是去射击场了吧。

24日,加西亚在圣安东尼奥上数学课时,收到大量关于罗柏小学枪击案的消息。他一开始不敢置信,然后打开手机浏览器,用谷歌(Google)搜索枪击案,看到了拉莫斯的名字。

“我根本无法思考,无法跟任何人说话。我刚下课,真的很难过……因为我从没想过他会伤害人。”加西亚表示,“我认为他生前需要精神上的帮助,需要和家人变得更加亲密,需要爱。”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