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唐山风暴涉权斗?习近平签特殊军令 /

唐山风暴涉权斗?习近平签特殊军令

唐靖远评论分析文章:这个周末,只要一打开手机刷新闻,就可以看到满屏都是唐山烧烤店打人事件。一直持续到今天仍在发酵,官民都在热烈讨论和女权、性别暴力、黑恶势力、深夜撸串的安全感等有关的话题,没有看到降温的迹象。在大众舆论受到当局高度管控及方向引导的中国大陆,这样的现象并不多见。

【唐山打人案3大不寻常】

首先,关于唐山打人案的受害者情况,根据大陆官媒今天的最新报道,说案件受害的4名女子中,有两名受伤较重的女子在医院接受治疗,出入病房时需要借助轮椅,但伤情稳定,无生命危险,而另两名女子伤情较轻未住院治疗。

而医院工作人员的说法是,目前因疫情防控原因不允许探望受害人,但确实有妇联等部门人员持有相关手续进入病房探望了两名住院女子,但没有见到两人家属。这一点媒体已经得到了路北区妇联工作人员的证实。

从这里可以看出,受害者当事人都处于被政府严格管控的状态,甚至连家属都不能陪伴,可见此案对当局的敏感程度。受害人虽然暂无生命危险,但其受伤情况究竟如何,是否有严重伤残甚至留下终身后遗症等等,这些重要信息直接涉及到犯罪过程的调查,也直接涉及到最终的定罪量刑,但目前都受到严格封锁,外界一无所知。

这是我们看到唐山事件当前第一个不寻常的地方,就是除了官方通稿,大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媒体没有一家可以采访到当事人,甚至包括当事人的家属。包括案发当时那么多的在场的旁观者和见证人,也几乎没看到有一个站出来讲述当时的情况,唯一的例外是烧烤店的老板娘被人肉网暴濒临崩溃之后自己发视频声明自己也是受害者。

而在犯罪嫌疑人这边,目前我们知道的是,在事发近36小时后,9名涉案人员全部被抓获,其中5人都有刑事犯罪前科。而且根据河北省公安厅11号晚上的通报,这起案件已经改为异地管辖,由廊坊市公安局广阳分局侦办。

这是一个比较罕见的动作,其释放的信号也很清楚:唐山市公安系统内很可能已经有人涉及这个案件,所以河北当局采取异地管辖措施,是为了防止唐山公安局为了掩盖自己的问题而捅出更大的篓子,就像徐州公安局处理铁链女事件一样。

这是第二个不太寻常的现象,因为当局不但在网络舆论上没有封杀屏蔽,而且还高调宣布案件实施异地管辖,挑明了不信任唐山公安系统,这本身就制造了一个新的舆论焦点出来。这与我们过去惯常看到的官方删帖销号压低舆论声浪,千方百计避免事态扩大,极力大事化小的做法似乎相反。

刚才我们提到了,9名嫌犯中有5人都具有寻衅滋事、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罪等前科,而且嫌犯案发后居然可以在严控疫情的环境下连夜跨省出逃,所以案件背景已经是大概率有涉黑涉恶的情况,而一旦涉黑涉恶,充当必不可少的保护伞角色的最大嫌犯,恐怕就是唐山当地公安部门。

从目前我们看到被神通广大的网友挖出来的河北法院判决文书实锤材料显示,本次打人案的两位主要嫌犯刘涛和陈继志,曾经在2015年12月12号因追讨债务而将受害人商某打断手且造成颅骨骨折。

当时唐山公安曾经立案,并对刘、陈二人开始网上通缉。但非常诡异的是,在被通缉期间,刘陈二人不但没有在外地东躲西藏,反而依旧在唐山大摇大摆叱诧风云。2017年2月,刘涛曾经开着陈继志的车,在唐山市创造了一车连撞八车的纪录,并在事故后弃车逃离。

而原本顶着“网上通缉逃犯”标签的陈继志,居然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了交管队和唐山中级法院处理这起交通事故而毫发无伤。这些情况并非道听途说的街头议论,而是唐山公交认字[2017]第00000027号官方文件明明白白记录在案的。

仅此一个例子,我们就可以知道唐山打女人“五虎将”与公安系统的关系有多密切了。网友们现在热议的嫌犯之一是江苏某地政法委书记的儿子,还有这几个嫌犯为什么可以挣脱疫情防控的天罗地网,开着迈巴赫豪车连夜跨省出逃等等,这些尚待证实的传言,都和尚未揭开盖子的保护伞背景有关。

第三个不太寻常的地方,就在于整个事件的发酵过程。

根据网络曝光的机场路派出所出警记录显示,案发当时是有出警并将嫌疑人带回派出所的,但随后就有一个嫌犯洋洋得意发视频,说花了60万私了了。

而整个事件之所以急速发酵,最后迫使唐山警方重新追捕已经释放了的嫌犯,最关键的原因只有一个:烧烤店内和店外两段完整的监控视频被曝光了,这是引发网络公愤及舆论海啸的源头。这两个视频不但完全否定了派出所“一般打架”的结论,也让《北青报》记者将案情描述为“交谈”、将集体施暴描绘成“对抗几位女子”的报道显得极其无良。

这就带来一个问题:这个视频是谁拿到并捅出去的?

我们都知道,机场路派出所在案发当时就到了现场并带走了嫌犯,作为办案常识,他们不可能不调取现场监控视频作为责任划分的证据。但视频并不是由警方曝光的。

根据大陆媒体的报道,一名ID显示为“繁华落尽只留芳华”的网友称,网上流传的“唐山烧烤店打人视频”是他最早发布出来的。他说是收到了事发地的商户朋友发来的监控视频,看后非常气愤,才决定公布视频仗义执言。

这样看起来,除了警方之外,理论上还可以拿到监控视频的就只有烧烤店的老板娘了,但她显然不是曝光视频的那个人,因为老板娘哭诉自己被网暴的委屈时,澄清自己有报警,但一个字都没有提到说是自己把视频传出去的,而这才是为她洗刷冤屈的最有力武器。

所以在我看来,合理的结论只有一个,这两段视频是公安内部人士上传的。其上传的原因可能是某个人出于单纯的义愤和良知,也有可能是因为其它复杂的因素,这个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视频产生的巨大的舆论风暴使得这个事件恐怕难以避免被卷入高层政治漩涡之中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就在今天,唐山市委市府马上就宣布,从即日起开展为期半个月的夏季社会治安整治“雷霆风暴”专项行动,而网络上不少学者、甚至个别律师也开始呼吁要再来一次像“83严打”那样的运动。

这其实还只是一方面的迹象。很多朋友可能都看到了,就在6月10号同一天,上海金山区大街上发生了一位老年男子挥刀砍杀一位女子的恶性案件,期间无人上前阻止。而北京西二环太平湖东里的联通办公楼里,发生了一个95后女员工将90后女上司割喉的惨案。

后面这两起惨案,论性质严重程度和血腥程度,都远超唐山打人案,但相关话题都被封杀,在社会舆论中的影响现在几乎为零,只有唐山案依然保持着极高的热度不断延伸着强大的舆论效应。

这并不太符合新闻传播原理,但符合当局的政治需要,这才很有可能是当局对这个事件采取了反常的开放态度的原因。因为从案件性质上说,严惩社会流氓欺男霸女是最符合当局政治正确需要的。

唐山打人案的急速发酵,几乎完全盖过了原本大众对清零防疫与经济困顿的高度关注。甚至完全盖过了官方封杀李佳琦造成半个微博讨论“六四”屠杀事件的巨大尴尬,大幅稀释、减轻了当局的舆论压力,此其一。

其二,牺牲几个不上档次的小恶霸,中共正好可以乐得借这个事件扮演一次为民除害的正义角色,连警方抓捕嫌犯的视频都毫无障碍在网络上广为传播,这等于在为中共政府挽回形象,这是一举两得的买卖,中共当然不会放过。

其三,如果我们往远一点说,当局如果真的利用这个事件为导火索,进而掀起一场全国范围的“严打”或“亚严打”力度的运动,大家想想,这不是等于变相的另一种形式的清零吗?强化对社会的管控一直都是当局想要达到的目标,防疫清零管控效果是没得说,但经济代价太大。

如果改为打击刑事犯罪的方式来管控,则可以收管控之实效而又避免了对经济的损害。所以现在我们看到在唐山的宵夜市场总是站着几个杀气腾腾的警察的时候,就会感到似乎这一幕画面也没感到那么违和了。

【效法普京?习近平签特殊军令】

我们再简要说说习近平刚刚签署的一条军令。

就在今天,习近平以中央军委主席身份签署了一道命令,发布《军队非战争军事行动纲要(试行)》,自2022年6月15号起施行。

官方通稿写得很简略,只说这个纲要共6章59条,目的是为部队进行非战争军事行动提供法规依据。其宗旨是在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的前提下,着眼有效防范化解风险挑战、应对处置突发事件,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维护世界和平和地区稳定,创新军事力量运用方式,规范军队非战争军事行动组织实施,对有效履行新时代军队使命任务具有重要意义。

这些叙述表达非常官方,而“非战争军事行动”这样的表述很容易让人立即联想到普京始终不对乌克兰宣战,而坚称自己只是在进行所谓的“特别军事行动”。这也引发很多人猜测,习近平现在推出这个纲要,是不是意味着他要效仿普京对台湾动手了?

我个人对此倾向于谨慎看待,就是说这种可能性不能说没有,但目前仍然很低。

为什么呢?首先,我们可以看到这段文字是把“有效防范化解风险挑战、应对处置突发事件”放在最前面,而把“维护国家主权、安全”放在后面的。而且,在习近平“总体安全观”里面提到的16种安全中,政治安全也是被放在首位。

所以,这个纲要在这个时候推出,与其说主要是针对台湾,不如说主要针对国内。邓小平“六四”动用军队屠杀民众,实际上是在赵紫阳拒绝签字的非法状态下进行的,这一直都是邓小平迈不过去的一道坎。习近平推出纲要,显然就是要解决在必要时候动用军队来搞定内政危机的合法性问题。

说白了,他在警告对手:不要以为我干不了邓小平干过的事,邓小平可以把坦克开到天安门前,我也可以把机枪架到中南海内来“化解风险挑战”。

当然,这个纲要也给中共对外实施一些灰色地带的军事行动制造了生存空间。习近平不一定真会在现在打台湾,但不排除他可能会在其它地方刻意引发一些小型可控的局部冲突,这可以很有效转移国内矛盾焦点,但又不至于让整个事态失控,就像普京曾经在顿巴斯地区做的那样,利用狂热的民族情绪来巩固自己权力。

至于普京原本有相对有利的一手牌,却因为贪心不足而打成一幅烂牌局面,这点不明智有点超出了我对他的判断,我觉得这可能也是习近平从普京身上学到的最大教训之一。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