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公众对性别暴力事件无解感到绝望 /

公众对性别暴力事件无解感到绝望

“唐山打人事件”再次引发各界对中国社会性别暴力的关注,中国女权专家吕频告诉德国之声,虽然中国一连串性别暴力事件引起公众的觉醒,但随之而来的是对问题无解所产生的绝望与无力感。

德国之声:部分外国媒体将“唐山打人事件”与中国的“Metoo”运动做连结。您认为“唐山打人事件”可以被视为是“Metoo”议题吗?

吕频:狭义的“Metoo”并不是关于这种事情的,因为狭义的“Metoo”是关注性暴力的,所以这件事很难说是跟“Metoo”有关,当然它可能跟女权有关,这是肯定的,它是一个性别暴力的问题。它是关于女性在公共空间里安全的问题,所以这当然是跟女权有关。

德国之声:“唐山打人事件”是否突显中国社会长期存在男性认为他们能如何对待女性的现象?

吕频:这就是为何这是性别暴力的事件,因为它牵扯到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权力关系。这个社会为男人与女人个别设置了什么样的规范,而这些规范又是如何被两性所习得。男性可以随意在公共场合骚扰女性,而女性不顺从,他们便可以打女性,这是这个社会所许可的性别规范。

德国之声:事发后,中国网上普遍的反应是愤怒的。您认为这是否反映过去这几年来,中国社会中对于男女权力的认知有所改变?

吕频:这个事情不好讲。首先,我们得承认这是一个社交媒体事件,若没有这些视频如此赋予感官刺激地去呈现这个事情,这个事件不可能发展到这么大,也不可能唤起这么多人强烈的情感。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看到这个事情本身是个视频直接冲击的结果。

但这个视频拍摄本身,其实也是对当事人是残忍的行为。发生时,有人以手机承担起的责任,本身也是很冷酷的一部份。所以我们如何去理解被视觉所唤起的强烈情绪?我们必须知道这只是冰山一角,在这个视频外有很多其他暴力没有被记录下来,或是被看见或听见。知道这点是非常重要的。

视频是不赋权的,你在里面无法听到女性的声音。它不能提供任何背景。所以这个视频本身是以很狭窄的方式挑起人的情绪,但事实上,在中国新闻已死的年代,到现在我们除了这些片段的视频,我们几乎不了解这个事情其他的情境,我们也不知道受害者是谁。

我指的是,人们的情绪是被点燃的,但人们在信息方面的赋权是非常不足的。若没有一个无可质疑与证据确凿的视频,很多女性的诉求是无法表达的。所以若说从这个事情是否能看到中国社会对男女权力关系在认知上的变化,我觉得其实很难判断,因为人们对性别暴力是累积了很多不满,然后女性有很多想表达的,但说普罗大众的意识有成长多少,我其实不是特别确定。

德国之声:事件发生后,有数百个微博帐号被以“挑起性别对立”封号。您如何看待中国政府虽然第一时间逮捕嫌犯,但又以这样的方式做网络上的审查?

吕频:我们看这个事情是一个性别暴力的议题,但对中国政府来说,这个事件主要是一个舆论所引起的社会动荡。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的是要如何避免这个舆论震荡制造社会不安的危机。我觉得这是中国政府看待这件事的框架,这跟我们看待这件事的框架是不同的。

若我们想藉机发声,我们必须去对这件事背后系统性的问题提出一个更广泛的讨论,我们希望舆论能持续动荡,只有这样才能引起社会正视女性的感受,我们希望社会感到不安与危机。但这是政府反对的,所以他们非常快地去处理这个事情,他们希望借此消除舆论。

第二个方法是去规范人们的框架,不断告诉人们这件事不是性别暴力的问题,是一个极少数坏人作恶的问题。这个方法必须配合第三种方法,便是审查,删除那些把这件事框架为性别暴力的内容。这三种方法必须同时使用。

德国之声:从前阵子的锁链女到唐山打人事件,近期在中国发生女性被虐待的事件,似乎都有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一段时间的讨论跟关注。这样的趋势是受到视觉震撼的反应,还是这确实显示中国公众的传统概念渐渐受到这些事件的冲击?

吕频:我感觉当人们的情绪一次又一次被这些事件带到一个愤怒高峰时,我觉得这个社会反而变得越来越绝望与无力。人们被这些残酷暴力事情冲击情绪时,人们的状态其实是非常耗解的。这些事件最后耗尽人们的关注与精力,但最后到底留下多少有建设性的遗产?其实非常少。

不管是我们关注铁链女或唐山的事情,但有多少人相信这些关注能带来可靠的变化?好像看不见。这是一个循环,而人们越来越愤怒是因为他们的愤怒中包含这种无力感。像铁链女的事件时,很多人都感慨14亿人的关注,都无法救出一个女性。而今天就是14亿人的关注就只是把几个小混混抓起来。

我们有多少精力来关注中国无数的暴力事件呢?这是不可能的,这意味著我们的情绪在这样一次次的波动中耗解,但暴力的现象却几乎被安置于不可治理的状态。我们的社会越来越无力,无法打破这个循环。

人们当然有在觉醒,他们意识到这个事情是一个性别暴力的事情,他们意识到这不仅仅是个人的问题,而是一个制度、社会与文化的问题。女性认知到这个社会对我们非常不友好,而且我们是属于一个被剥夺的状态。你可以说这是一个意识的觉醒。但意识的觉醒后,我们下一步能怎么做?

若人们觉得无处可去,他们会感到非常失望,也会相互攻击,也会变成冷嘲,所有这些都在发生。意识跟情绪都非常重要,但我们接下来看不到各种出口,这些出口是被封闭的。

吕频是中国女权主义行动家与性别研究学者,她也是“女权之声”的创始人。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