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因唐山打人事件,他们“围攻”劳东燕 /

因唐山打人事件,他们“围攻”劳东燕

因为一条微博,清华大学刑法学教授劳东燕惹来了网络黑子的“围攻”。

“唐山烧烤店打人事件”发生以后,作为刑法学教授,劳东燕从法律的层面谈了自己的看法:

从制度上提供有效保护与激励入手,让作恶者不敢轻易作恶,让普通人勇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同时,劳东燕教授以一个女性的视角发了一番感慨:

最让我震惊的是,周围那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男的出手相助。老实说,作为女性,我对这样的男性非常失望。

因为这一番感慨,劳东燕教授就犯了众怒了,戳了很多人的肺管子了。

有骂劳东燕教授“站着说话不腰痛”“屁话太多了”,还有指责劳东燕教授“居心叵测,很明显炒作男女对立”的。

一些人,虽然在生活中怯懦无能,在恶人面前吓的两腿发软尿裤子,但是在网络上围攻一个发表观点的法学教授,一个个倒是勇气百倍,争先恐后。

这也真是让人开了眼界了。

劳东燕教授也很刚,用一位朋友的话来反击这些黑子:

在当时的情况下,不出手相助可以理解,但非要表明不出手有多幺正确多么合理,就挺可悲的。

引用一位朋友说的:“哪儿那么多废话,不就是男性荷尔蒙不足。”

同时,劳东燕教授也告诫那些无理取闹的黑子:

我的主业是研究犯罪,也曾经把不少犯罪人送进监狱,把杀人犯送上刑场。

所以,不要对我耍弄纠缠、骚扰、辱骂与诅咒那一套,对我不好使。

这几天,“要不要见义勇为”成了一个讨论的话题。

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如果我在唐山烧烤店打人的现场,我会冲上去见义勇为吗?

有可能会头脑一热就冲上去了。

也有可能我也只是远远的躲开,然后在没人发现的地方报警。面对几个壮汉,力量悬殊,我会胆怯。这种胆怯既包括出手相助的危险,以及作恶者事后的报复。

这种胆怯很多人都会有,所以劳东燕教授才会说,“普通人见义勇为的勇气是需要制度加持的”,所以她才会建议,“为人们敢于拔刀相助提供制度上的保护与激励”。

但是,如果我没有出手相助,当有学者指责围观者懦弱,同时从专业角度发声,建议从制度建设上为人们愿意见义勇为提供正向的激励,让普通人勇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我会为这样的声音鼓掌喝彩,而不是找无数硬理由怼回去。

原因很简单,如果有一天,当自己被暴徒攻击的危险境地时,个人力量薄弱无法自救,警察也不一定能及时出现,我会期望身边有人见义勇为出手相救。

男性也不要以为自己永远不会遇到这种危险。唐山烧烤店发生的这种暴力,不是性别问题,而是强弱问题。今天挨打的是几个姑娘,明天被欺负的可能是老人和儿童。即便是身强体壮的男生,落单时同样会处在弱势地位,成为被施暴的对象。

在唐山烧烤店的现场,并不是所有人都冷漠。那个不畏强暴奋力反击的女生,那几个不离不弃拼死守护同伴的女生,还有那个开始很害怕后来数次想要冲过去制止暴行的女生……

这些天,唐山的举报如雨后春笋般涌了出来,一些人终于等来了迟到的正义。

我想,这起事件或许也将促进法治的完善,不仅仅是唐山,让这个社会都将变得更加安全。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的话,这几个女生在面对侵害时的舍命相博,不仅仅是在反击暴徒,也是在替大家伸张了正义。

我想,在这几个女生面前,没有人有脸为自己的“不敢”辩护。

不敢就是不敢,冷漠就是冷漠。如果还要为“不敢”找理由做辩护,甚至将这种“不敢”当成真理,在各种自媒体平台讲得慷慨激昂,又用种种羞辱性言语去围攻一个为此发声的教授,那就不是冷漠,而是有点泯灭人性的冷血了。

劳东燕教授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当人脸识别等生物识别技术被一些单位滥用时,劳东燕教授对这种技术的必要性以及人脸信息是否会得到合法利用、有效保护提出质疑:

如果允许无限制地收集人脸信息和其他个人信息的话,公众最终可能既丧失隐私权,也没有且不可能获得相应的其他安全。

一些人把“搭便车”当成生存智慧,劳东燕教授很鄙夷这种精致利己主义行为,她说:

自己的合法权益被侵害时,自己首先应该出面,做有理有节的抗争;遇到别人的合未能权益被侵害时,可能的话,尽量施一下援手。……不要总指望别人出面,自己躲在后面岁月静好。

这是一个有正义感和担当的学者,应该被保护,而不是被围攻。

这些年来,我们见到了太多正直的学者在饱受诋毁和攻击后,选择了沉默。有很多专家在信口雌黄,而有良知有学识又愿意发声的学者,真的不多了。

我想,我们的公共舆论场,不能再失去劳东燕这样的学者了。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