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罗永浩“退” 俞敏洪“进”,两位大佬再创业 /

罗永浩“退” 俞敏洪“进”,两位大佬再创业

6月,因两位知名人士的缘故,直播领域再度成为公众热点。

这个月,两位大佬先后找到再创业之路。60岁的俞洪敏凭借“东方甄选”,老师们用双语形式直播带货,让粉丝们边“学习”、边“下单”;“交个朋友”的罗永浩索性选择退出,扎进AR科技公司的研发中。

同一赛道,两位大佬却是一“进”一“出”,折射出不同的人生境遇和现实。那么,站在再创业的路上,罗永浩的“退”,俞敏洪的“进”,谁更为切中实际?

罗永浩扎进AR研发,“没看清行业”?

在东方甄选火起来之前,罗永浩就已选择退出。

6月13日,罗永浩最后一次在微博上以该身份向市场表示感谢。并称,“真还传”接近尾声,要再次去创业,这次是AR科技公司。

“未来几年,新公司将以产品和技术研发为主,想借这个机会离开社交网络的喧嚣,安静地跟同事们做几年产品研发。”罗永浩说。与此同时,AR公司的同事已经开了“@产品经理罗永浩”的微博,未来将在上面做一些AR产品的专业交流。

在罗永浩看来,之所以选择AR再创业,源于AR是下一代计算平台,而另一个计算平台是新能源汽车。罗永浩决心研发AR。

不过,元宇宙资深产业人士赵雷6月26日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罗永浩在判断上出了错误。“AR不是下一个10亿级计算平台,它不能替代手机这一计算平台。”

“相比AR,新能源汽车确实是一个万亿级计算平台,但其是一个庞大的产业,并非一般玩家所能入局。反观AR,尽管发展没有新能源汽车那么庞大,但已探索多年。截止目前,科技巨头们都没有取得好的成绩。”赵雷这位元宇宙资深产业人士说道。

比如,微软研发AR产品后,仅在TO B军用领域获得订单,而TO C领域,Magic Leap头显销量一直低于内部预测。谷歌在AR研发上,投入十几亿美金,但产品只卖了几千台。“试问,这样的投入产出比,AR会是下一个能媲美新能源汽车的计算平台吗?”

更重要的是,AR产品的光学、显示一直是难点。“这完全是买家秀和卖家秀的问题,AR是增强现实,但用户没必要一直‘增强现实’地去看世界。同时,有50%的人有晕动症,一直带着AR眼镜,会让用户眼睛受不了。一旦需求变得不是那么迫切、便利,AR产品就是伪需求。”

当然,在赵雷看来,罗永浩也可能做出很好的AR软件和技术,背后也有资本支持,但罗永浩对产业调研不够。“仅一句,‘AR软件应用改一改就可直接转到VR上去’,这完全是信口开河,因为两者之间没有通用性。”

今年以来,记者注意到,AR技术和软件公司均有融资,但不像元宇宙爆发那年那么火热。很多融资公司的研发方向均是自动驾驶、机器人、安防、中小学实验课程等特定领域。

比如,6月完成C轮融资的格如灵,其以VR(虚拟现实)与AR(增强现实)为应用,将中小学物理(科学)实验课程链接在一起。由基石资本、复星创富等投资,完成1亿元B轮融资的安思疆科技,产品应用在安防监控,金融安全等领域,涉及光学模组和深度算法。再者,被成为资本领投,中国联通跟投的锐思华创,也是做车载AR显示器产品……

罗永浩的AR科技公司究竟会朝什么方向研发,目前只有拭目以待。

俞敏洪欲办电商学院,前路如何?

相比罗永浩的“退“,俞敏洪大踏步地走进直播圈,尤其是在东方甄选和董宇辉吸粉无数之后,认为这是对的选择。

在第二次创业路上,俞敏洪表示,新东方未来可能会开设电商学院。如果电商学院确定成立,俞敏洪和董宇辉等著名主播会作为老师,亲自为学员培训。

从直播到电商学院,这看上去是一条再创业成功之路,但有一级市场投资人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直播和公众号、社区平台一样,都是UGC(用户原创内容)大爆发,问题是行业发展的太快了。”

“如果罗永浩一直在直播圈挣大钱,可能也不会那么容易退。东方甄选在火了之后,最终也会归于平淡。这就好比最先绑定张大奕的如涵,在上市一年后,市值缩水75%,面临不得不退市的尴尬。”

如涵的退市,折射出一代MCN的退潮。但上市之前,如涵也曾获得阿里、君联资本、钟鼎资本的加持,让这一网红电商估值暴涨15倍。

张大奕之后,薇娅、李佳琦等关联公司也屡屡获得资本青睐。比如,君联资本投了薇娅丈夫的谦寻公司,后者又被云峰基金看上,进行战略投资;李佳琦所属美ONE,作为一家网红孵化平台,先后得到湖畔山南资本、新浪微博基金、巨匠文化、德同资本的加持。

就连退圈的罗永浩,其交个朋友母公司星空野望,也得到过3轮融资,时间均在2020年。只不过,在罗永浩退出之后,资本也随即退场。天眼查显示,近日星空野望发生工商变更,峰瑞资本、浅石创投等退出股东行列,注册资本减至约187.76万元。

资本是走是留,与网红个人紧密相关。“这就好比李子柒退出微念之后,字节跳动也毫不犹豫地拿回投资。”上述一级市场投资人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现在新东方在线做直播,内容与教培服务关联度不大。一方面,很多人看直播是为了消遣,不是为了学习而看直播;另一方面,直播主要是看“人”,比如去东方甄选看直播是为了看俞敏洪,看董宇辉,与平台没有大多关系。

厘清这一点,也就不难理解直播电商发展的逻辑。当然,面对董宇辉的大火,俞敏洪也放话:不怕董宇辉被其他机构挖。“在新东方,东方甄选会给出公平的市场价。”

6月26日,接受记者采访的一级市场投资人表示,从知识付费到现在,世界的知识存量太多了。“知识信息爆发后,慢慢地就不是那么奏效。新东方以前用知识挣钱,现在是带货挣钱,难度增加。”

“这一方面,可以理解为行业太卷了,管理层需要给行业划一道门槛;另一方面,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太多,说明行业发展太快,而任何行业都有发展阶段与周期。当暂停键被按下之后,下一个阶段必然是沉淀、洗牌。”

“在这个阶段,东方甄选有没有机会?当然,可能也有机会,但业务量与以前做英语培训,肯定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总之,新业务的探索,转型比较艰难。”该投资人谈道。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