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怎么回事 韩国年轻人连自杀都“卷”起来了 /

怎么回事 韩国年轻人连自杀都“卷”起来了

5 月以来,越来越多的韩国年轻人在网上搜索 "麻浦大桥",这让韩国警察瞬间警觉了起来。

麻浦大桥被称为 "自杀大桥",因 2007 年到 2012 年,超过一百人选择在这儿自杀而闻名,此后,很多想不开的年轻人,都会选择在这个有仪式感的地方结束生命。

为规劝自杀者,麻浦大桥贴满励志语和温馨画面

让这么多韩国人考虑跳桥的,是韩国的虚拟货币 LUNA(露娜)币的崩盘,从 119.5 美元的高位跌到不足1 美分,谁要重仓它,都得一夜之间亏得血本无归。

不幸的是,韩国有 20 多万人投资了该币。

但这还不是最惨的。

LUNA 币是虚拟货币行情的一个缩影,5 月以来,各种各样的虚拟货币都在暴跌,虚拟货币的标杆比特币,从去年 11 月 69000 美元的高位,到如今一路跌了 70%。

而据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FSC)统计,20-39 岁有 308 万人在炒币,占韩国这个年龄段人口(1343.1 万)的 23%。也就是说,每 5 个韩国年轻人就有一个在炒币

这次的虚拟货币的暴跌,让年轻人们损失惨重,有的甚至一夜之间倾家荡产,于是麻浦大桥在一个个深夜被痛苦的年轻人推上热搜。

看到这么多人在考虑麻浦大桥,头皮发麻的麻浦警察署赶紧拉响警报,加强对麻浦大桥的日常巡逻,希望及时发现并阻止自杀者。

这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韩国年轻人本该有光明的前景

2021 年 7 月,韩国被正式认定为发达国家。当年,它的 GDP 高达 1.67 万亿美元,超过俄罗斯,跃居全球第十。要知道韩国才 5200 万人,俄罗斯有 1.46 亿人。

并且韩国人均国民收入 3.5 万美元,本科率高达 70%。前总统文在寅甚至很自豪地称,韩国人应该为自己的国家感到骄傲,因为韩国现在在经济、医疗、民主和防疫等方面跻身世界前十。

为什么国家发展这么好,1/5 的年轻人却在赌命梭哈

01内卷

今年 3 月,一个 30 来岁的韩国青年,死在自己出租屋的房间里。

离世两周后,他的尸体才被人发现,一同发现的,还有一本密密麻麻记录着要努力工作、努力生活,不断给自己打气的笔记本。

图中内容:" 按时吃饭,减少口误 "

努力是韩国年轻人生下来就被贴在脑门上的标签,但换个词更适合—— "内卷"。

一个韩国人从出生开始大多都要面临读书、就业、买房、结婚人生四大关,而韩国青年过关如同在玩鱿鱼的游戏,剩者为王。

高考是决定着年轻人前途命运第一个关口。

考试当天,整个社会都被按下暂停键,家长校门口守候、警察路口巡逻、飞机在听力考试时段停飞。学弟学妹们跪倒在校门口向学长学姐们送上祝福。这份祝福发自肺腑:求你们不要回来复读和我 " 卷 " 了

好成绩是 " 卷 " 出来的,这是韩国考生的共识。在韩国,有一个说法叫 " 四当五落 ",每天睡四个小时的人,才有机会上理想大学,睡 5 个小时,那就得落榜。韩国教育广播公社就在纪录片《学习的背叛》中展现了韩国青少年们六点起床,凌晨回家,每天花16 个小时在学习上的苦逼生活。

时间是公平的,都 " 卷 " 时间就相当于没 " 卷 ",于是韩国考生们开始" 卷 " 补习班

近 73% 的学生都会参加各种形式的补习班,这个时候,谁能找到优质的补习班,谁就能多一筹胜算,因此,孩子要 " 卷 " 成功,父母就得先 " 卷 " 成功

考生父母都会极力寻找家庭条件相当的伙伴搭建交流圈子,互通有无。圈子越好,资源越优质,自己孩子 " 卷 " 成功的概率就越高。因此,圈内人谁要是敢泄露机密,就会被毫不留情地踢出去。成功将孩子送入 SKY 名校(相当于中国的清华、北大)的父母会受到崇高的礼遇。

整个家庭都要为之付出巨大的努力和牺牲后," 卷 " 成功的韩国青年开始下一关——" 卷 " 职场

韩国年轻人们非常热衷" 大厂 ",如三星、现代、LG、乐天。

在韩国流传一句话,韩国一生都会面临三件事:死亡、税收和三星。三星集团年营收占韩国 GDP 五分之一,韩国排名前 10 的财团创造了全国 75% 的 GDP。

与实力相匹配的,是丰厚的报酬。根据韩国国家统计厅的数据,韩国大企业与中小企业之间的工资差距高达 2.7 倍。在工作 20 年后,二者员工的平均年薪差距会扩大到 5.5 亿韩元(约325 万元)。

只有挤进这儿,人生才有咸鱼翻身的可能。

在这些大厂,最热门岗位的录取比例近年已经达到 500:1。毫无疑问,想进大厂,卷起来的难度不亚于高考,但很多韩国名校毕业生为此不惜待业 1-2 年。

剩下的的年轻人,选择去 " 卷 " 另一条路——公务员

公务员在韩国被称为 " 神的职业 ",工作稳定,福利待遇好,退休有保障。据统计,韩国报考公务员人数每年多达 26 万,占韩国求职总数 40%。考公族占韩国青年人口的 6.8%,占高考生 75%。

韩国的公务员有多难考?

韩国公考圈流传一句话:准备三年是必修,准备五年是基本,准备七年是选修。《洛杉矶时报》曾引用一组数据:2019 年,韩国 20 万人报考公务员,最终只录取了 4953 人,录取率只有2.4%。要知道,哈佛大学的录取率是4.95%

因此,这条路 " 卷 " 起来不比大厂好多少。

公务员和大厂成了韩国青年眼中的唯二目标,韩国年轻人难道就没有别的选择?

02躺平

30 岁的宋正彬正在准备第九次公务员考试。

早上六点半,他匆忙起床洗漱,开始一天的紧张学习,这种状态他会持续到凌晨 12 点,整整17 个小时,休息以分钟计时。

宋正彬要考的是税务官。上学时,父母食堂因经营不善欠下不少款,他们在税务官面前卑躬屈膝,百般哀求的场面让他终生难忘。

为了给父母分担压力,他曾一度休学打工还债,但最终发现此路不通,国家经济低迷,失业率飙升,考公才是唯一的出路。

毕业即失业的现象一直在持续。

2020 年时,韩国统计局进行了一项青年层财富调查,发现三分之一的大学毕业生成了无业游民,平均找到第一份工作需要将近一年的时间。到了 2021 年,韩国年轻人失业率高达 25.4%,其中 300 多万人长期失业。

韩国青年失业率

为了能尽快找到工作,很多韩国年轻人饥不择食,韩国统计厅调查显示,2021 年,5 成以上就业者在从事与专业无关的工作。

而就业成功的每 10 人中,有 4 人以上的月薪才达 150 万韩元(约为 8600 元人民币),这一数低于韩国最低工资(大约为一万人民币);每 5 人中,就会有一个人的第一份工作面临随时被解雇的风险。

看到最低一万月薪,可能有人觉得挺高啊,但对韩国年轻人来说,这只是生存的底线,因为与之相匹配的是高物价

今年 4 月,有网友在韩国超市购物,发现一斤红薯 1500 韩元 /100g(75 元 /kg),苹果 2100 韩元 /100g(84 元 /kg),相当于一颗苹果 17 块钱。这种物价高的趋势还在一直上扬,6 月 21 日,韩国央行再次表示,今年消费者物价上涨率有可能超过 2008 年的纪录,突破预测值 4.7%。

但比起这个,高房价才真正令人绝望。

韩国人口最多的地方是首尔。作为韩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首尔虽然只占据了国土面积的 0.6%,却容纳了全国四分之一的人口。以首尔为中心的 " 首都圈 ",更是集中了韩国 80% 以上的国有企业、一半以上的医院和学校,因此将近 50% 的国民涌在这儿,试图寻找翻身的机遇。

这么多人涌进首都,房租跟着水涨船高,于是在韩国出现一种出租屋叫考试院

考试院是为那些为生活打拼或者无力购房的人准备的。它们由商业区临街的老旧房子改造而成,每间房被隔成 10 平米不到,环境好点的还能配个桌子、椅子,环境差的只能摆只床、甚至没有窗子,人一进来,比蹲监狱还憋屈

如果运气差,在出租屋内出事没人知道,就会 " 孤独死 ",在首尔的考试院,每年都有近 50 人 " 孤独死 "

但即便如此,住在这儿的年轻人却仍然干劲十足,他们蜗居在考试房中为畅想的未来打拼,在这不大的房间里,散落着书籍、电子产品和笔记等,上面到处能看到为考试和就业而努力学习的痕迹。

但 " 卷 " 到头秃的年轻人,却被房价不断教育" 挫败 " 二字有几种写法

文在寅任职期间多次表示,要让居者有其屋。韩国国民银行数据却显示,在文在寅就任总统的 2017 年 5 月,在首都首尔购买一套公寓的平均价格为 6.07 亿韩元;到 2021 年,这一均价达到 12.1 亿韩元。

整个首都圈跟着水涨船高,首都圈(首尔、京畿道、仁川)和全国公寓的平均价格分别为 7.7 亿韩元和 5.4 亿韩元。

韩国统计厅发布 "2020 年中壮年行政统计 " 资料显示,每 10 名中壮年(40 至 64 周岁)人群中,有 6 人名下没有房产。"现在只靠工资,一辈子也买不到房子。"80 后的韩国人崔宰成抱怨道。

工作数十年的中年人买不起房,更不必说年轻人了。对此,前总统文在寅只能鞠躬致歉:" 我为房地产政策的失败感到遗憾,这些政策没有为公众,特别是年轻人和新婚人士提供足够的机会来购买自己的住房。"

买不起房、结不起婚,看不到希望。拼尽全力卷下来的韩国人很快就意识到:努力在成功中所占比重是多么微不足道

2021 年 11 月 17 日,韩国统计厅发布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19 岁以上人口中有 60.6% 认为个人的社会地位、经济地位没什么上升的可能性,仅有 25.2% 的人还抱有希望。

于是,心累的韩国年轻人躺平了。

他们自嘲为 "上班虫",清晨出门,午夜返家,每天像虫子一样在公司和家之间爬来爬去。有的则称自己为 " 宜家世代 " ——高学历,工作经验丰富,像宜家产品一样,价格很便宜,可以随便被扔掉或替换。

躺平的年轻人学会了断舍离,被称为 "N 抛世代"。第一批先 " 三抛 ",即抛弃恋爱、抛弃结婚、抛弃生子。后面 " 五抛 ",三抛之外加人际关系和房子,再接着七抛,五抛之外还抛弃梦想,希望。最终彻底抛弃未来,选择自杀。

28 岁的赵成俊还未找到工作,他对未来不抱有任何期待:" 以前认为努力工作赚钱就能买房,但现在觉得即使工作 20 到 30 年也买不起。偶尔我会想,如果父母是富翁该多好。"

03 赌命

让年轻人绝望的除了房价,还有能让他们子子孙孙都买不起房的阶层固化

2019 年 11 月,韩国媒体《文化日报》在与韩国社会科学学会合作进行了一次民意调查,在回答 " 如何成为富裕阶级 " 问题时,66.5%的人认为 "含着金钥匙出生比后天努力更为重要"。

这是韩国的现实。

2016 年底,韩国保健社会研究院针对 1342 名 25-64 岁男性做了一项调查。调查结果发现,从教育到职业,韩国世袭现象越来越严重,阶层固化趋势越来越明显。

在教育上,韩国父母的最终学历和经济条件会随着代际相传遗传给子女。父亲与子女都是大学以上学历的比例在工业化时代占 64%,到信息化时代进一步上升到 89.6%。在职场上,父亲与子女均属于管理专业职位的比例从工业化时代的 17.4% 上升到了信息化时代的 37.1%。

这种学历和职业的代际相传导致社会阶层出现固化。父亲与子女均处于中上阶层的比例在工业化时代为 26.3%,信息化时代为 39.7%。

这种情况意味着,普通人更难考上好大学,考不上好大学进不了大厂,也大概率考不上公务员,一辈子买不起房,人生一片黯淡。

如果不想躺平怎么办?那就赌。用不确定性的运气去对抗确定性的阶层固化

躺平派中分裂出一批赌命派,赌命派开始买股票、买虚拟货币。试图在这里面弯道超车,实现人生逆袭。

英国彭博社报道称,韩国是世界第三大虚拟货币市场,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今年 1 月有价值 68 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在韩国被交易。无论是著名的比特币,还是其他名目繁多、鱼龙混杂的虚拟货币,韩国人都趋之若鹜。

根据韩国保险机构里奇规划咨询公司的最新调查,80% 的韩国二三十岁年轻人投资理财,涉及股票、基金、加密货币等,其中持股三星电子的未满 20 岁的股民超过 35 万。

一位韩国年轻人在采访中谈到:" 我开始无动于衷,但是同事们的经历让我彻底转变想法了。不去冒险的话,我可能永远无法买房。"

如今韩国的加密货币市场和股市上,到处充斥这样的年轻人,为了实现阶层突破他们不计后果。

但从现在的情况,很多年轻人显然赌失败了。

辞职在家专心炒币的朴宇振,亏得血本无归。在接受韩国媒体采访时,他颓丧地说:" 人们管炒币叫赌博,这不公平,但我承认,他们说的多少有点道理。"

看着虚拟货币暴雷,给国家造成损失。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恩成洙怒斥道:" 政府没有义务保护他们,如果他们犯错,我们大人必须警告他们,他们正在犯错。"

结果韩国年轻人要求他滚下台,还怒怼称:你们四五十岁的人炒房扰乱国计民生,我们二三十岁的人也就学了你们点皮毛而已。

但只会这点 " 奇技淫巧 " 的年轻人自然无法与社会趋势相抗衡。

2021 年,韩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称,韩国贫富分化问题已经非常严重。包括金融资产和住房等非金融资产在内,上游 10% 人的财富占整体财富的 58.5%,人均达 105.13 万欧元。但下游 50% 人的财富仅占整体财富的 5.6%,人均为 2.02 万欧元,二者间的差距高达 52 倍

越努力,越失败,这让韩国的年轻人们感到深深的绝望。

回望过去,他们从出生开始就在 " 卷 ",拼尽全力后却发现不仅自己跃迁无望,阶层固化下,连后代也失去了机会。不甘心的年轻人为了搏命,纷纷选择赌一把鱿鱼的游戏,但现实却把他们彻底击垮。

压力过大的韩国年轻人开始纷纷走上绝路。

2020 年,韩国自杀人数为 1.3195 万,自杀率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之首,这不是韩国第一次夺魁,韩国自杀率曾连续 13 年居该组织之首,是该组织平均自杀率的 2.4 倍。看着每年居高不下的自杀率,韩国新闻媒体自嘲韩国为 "自杀共和国"。

拼尽全力的韩国年轻人,至今仍看不到那条更有希望的路在哪。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