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本地 /
  3. 房客不交租 驱逐令也不搬! 房东赔5万元 /

多伦多房东崩溃!房客不交租,法院下了驱逐令也不搬!赔上5万元

在过去的16个月里,士嘉堡一位房东不得不动用自己的积蓄,向朋友借钱,以及贷更多的钱来偿还拖欠的按揭贷款——这完全是因为一位无法支付房租却不愿搬家的房客。

现在,房东Brad Maisonville说他至少损失了5万元。

他说:“我所有的积蓄都没了,还欠了一屁股的债。”

图源:Global News

48岁的Maisonville是士嘉堡音乐学校Joys of Music的共同所有人之一,他还拥有学校所在的的那套单元,以及楼上的一套两居室公寓。2012年,他买下了这处房产,为退休做计划,希望在这里一直住下去。但是当COVID-19来袭,他的音乐学校不得不关闭,他只能动用积蓄,又把自己的公寓租了出去,搬到了一个更小的住处。

Maisonville在2020年8月将这处公寓挂牌,到9月他找到了一些租户。最终与他签协议的房客是一对依靠社会援助的母女,他们签订了每月2000元的租金协议。然而,这对租客往往只支付500元、300元或900元的月租金。

租赁协议规定,Maisonville将负责水电费。在签协议之前,Maisonville向房客的社工确认过,他说社工向他保证“每个月都会收到一张支票,支付租金”,他说这让他放心了。

但是Maisonville说,在支付了押金后,除了2021年3月的一次以外,从来没有收到过全额租金,而这两位租客仍然住在他的房子里。

他说:“社会服务机构把支票改成了她们的名字,从那时起她们就不再给我付钱了。”

Global News联系了多伦多市,市府表示无法对Ontario Works福利的客户个案发表评论。市府称,支付和要求要事先与客户讨论。该政策的目的是防止驱逐来确保住房稳定。拖欠租金并不会影响“客户申请社会援助的资格”。

驱逐房客的漫长过程

患有1型和2型糖尿病的Maisonville在压力下要购买必要的药品和医疗设备。他说他已经心力交瘁。

“我不能健康地照顾自己,压力很大,我失去了我努力争取的一切。我这辈子攒下的每一分钱都没了,这债都不是我自己欠下的。”

图源:Global News

2021年4月,Maisonville试图与租户就支付未付租金达成协议,并于2021年5月向房东和租户委员会(LTB)提交了文件。经过调解,法庭听证会于2022年3月30日达成了一项决定,让租户在5月底前离开公寓,但是由于处理的延误,Maisonville说他还没有找到人来驱逐。

“我一直在来回跑腿,把文件从治安官办公室送到房东和房客委员会,他们只是在用我的钱为房客争取更多的时间,”他说。“整件事一团糟,而且一直是我在掏钱。”

LTB在给Global News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经历了重大挑战,导致未能达到服务标准。我们正在经历处理申请、安排听证会和发布命令的延迟。我们认识到延误对那些获得服务的人的影响,我们正在采取措施解决积压的问题,包括现代化和调整许多核心服务,同时始终将公正作为我们所做的一切的核心。”

LTB补充说,会不断评估服务,以适应和改善服务,并已推行新的个案管理系统,以减少积压个案。

Global News又联系了负责监督治安官的司法厅,对方称不对具体案件置评。

安省小业主房东协会的副主席Rose Marie认为,Maisonville的经历表明,租赁系统已经不堪重负。

她说:“还有很多延误,房东要等6到12个月才能听到他们的申请。”

“他们根本跟不上。”

图源:Global News

根据Marie的说法,Maisonville的案例并不一定特例,她见过其他案例,即使法庭对你有利,你也可能要等至少6到8周才能让治安官来帮忙驱逐。

“我知道很多、很多房东损失了数万元,有的甚至高达10万元……我估计有几千人在这个系统中等待。”

Marie认为,问题不仅局限于多伦多。“这种情况在整个安省都在发生,不仅仅是GTA。”

现在Maisonville耗尽大部分积蓄来支付法律费用、房贷成本和继续支付水电费,已经到了靠借钱生活的程度。他更担心的是失去自己努力建立的音乐学校。

他说:“我不知道还能借多少钱。如果我不得不卖掉一切,失去梦想,放弃这所音乐学校……这是对正义的嘲弄。”

Maisonville出示的法庭和银行记录表明,租户只支付了租金的一部分,从未支付过2021年3月以外月份的全额租金。他在2021年4月向房东和租户委员会(LTB)提交了驱逐文件,一年后,最终做出了一项决定,让她们在5月31日之前离开这里,但近一个月后,租客仍然住在同一个单元里。

Maisonville说:“在法庭上获胜后,我仍然不能把他们弄出来。”

图源:Global News

根据法庭的裁决,他遭受的经济损失达22,801元,但他表示,由于他必须支付账单、贷款和支付法律费用,损失要更高。

虽然对自己第一次当房东的经历感到沮丧,但Maisonville并没有把这归咎于城市里到处都是坏租户,而是坚持认为这只是有人在利用这个制度。
他说:“这不应该是一个房东和租客之间的问题,这应该是人们遵守法律和不遵守法律的问题。”

健康原因和收入使付房租成为一项挑战

出于隐私考虑,Global News将这位房客称为Jessica,她说她从来没有打算不履行合同。

“我并不是有意刁难他。这不是我的本意,”她说。

Jessica称,虽然协议规定每月支付2000元,但她也得到承诺在月付上留有余地,她又承认自己在大多数月份都少付很多。

Jessica说,一开始双方的关系很好,她搬进来的时候,女儿刚失去工作,开始上大学。她没有工作,每个月的社会补助大约是1200元,但由于她的健康问题和通货膨胀,到月底,付房租的钱越来越少。

“我们必须活下去,”她说。“很明显,我们负担不起。这是困难的。你不会预料到过程中会发生什么。我从没想过不给他付房租。”

随着双方关系的恶化,Jassica声称Maisonville使用了某些策略,比如试图在深夜和她说话,以及用“粗鲁和辱骂的方式”和她说话。Maisonville否认了这些指控,并声称Jassica对他的音乐学生采取了恐吓的方式。

法庭将拖欠房东Maisonville的欠款减少到大约1.1万元,Jassica表示,由于“我的财务状况发生了一些积极的变化”,她确实打算清理债务。

“对我来说,我确实打算付钱给他,”她说。“我想在这周末之前离开这里。”

至于Maisonville,他急切地等待着Jassica和她的女儿离开,但他知道,要搬回他拥有的房子将是艰难的。

“我将不得不把房子租给别人来还清债务。我自己都搬不进去了,可能永远都搬不进去了。我的那个梦想破灭了。”

来源链接:
  • https://globalnews.ca/news/8956116/landlord-50000-tribunal-evict-tenant-moved/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 @ 07-06 11:38
    您已点过赞
    下三滥的政府养出这样下三滥的人
  • @ 07-06 10:48
    您已点过赞
    为什么会有LTB这种东西存在?
  • @ 07-06 10:59
    您已点过赞

    房东自己选择了租给依靠社会援助的母女,怨不得别人吧

    Ontario Works是社会救济, 是街头流浪汉都可以领的福利. 作为房东, 这样最底层的租客都敢租, 跟政府廉租房抢生意, 不坑你坑谁?!
  • @ 07-06 11:01
    您已点过赞
    隔墙花影动 发表于 2022-7-6 10:48

    为什么会有LTB这种东西存在?

    白左政府包庇租户,换选票的机构。
  • @ 07-06 11:54
    您已点过赞
    我的房子都排期五个月了,这个狗屁政府和法律
  • @ 07-06 12:07
    您已点过赞
    LTB排期等一年,就像急症室等候数十小时见不到医生,活活把人拖死。政府还是下力气解决民生和治安问题吧,少去满世界撒钱和制裁别的国家了,意识形态价值观的问题跟宗教差不多,管好自己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