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一天75元,我在酒店安家过上“总裁”生活 /

一天75元,我在酒店安家过上“总裁”生活

在五星级酒店顶层包下一间总统套房,是许多偶像剧里“霸道总裁”的标配。装潢精美的酒店套间,每天按时更换的床单和毛巾,大堂经理礼貌的问好,一度建构了大多数人对“豪门”生活方式的幻想。如今,有一群年轻人放弃租房,以较低的价格住进酒店的长租套间。

三伏天已经正式开始,#全国高温#的词条冲上热搜。席卷全国的热浪让空调成为生活的必需品,然而全天16度空调一时爽,“交电费时火葬场”。高昂的电费让不少囊中羞涩的年轻人直呼招架不住。

但有一群人例外。他们逃开了对电费的忧虑,在酒店里长住下来:恣意地享受空调,将凌乱的床铺潇洒地留在身后,晚上迎接他们的又是一个整洁舒适的小空间。

去年七月,被外派到北京工作之前,成都女孩刘伊对于酒店的想象只不过一个短暂停留的地方。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在每天早晨迎着大堂经理的问候语去往公司,下班后在酒店的健身房锻炼,再回到房间休息,周而复始。

三个月后,刘伊几乎住遍了她所下榻酒店的所有房型,酒店的基础设施和服务也已经谙熟于心。“酒店一共有七部电梯,分别靠近前台、餐厅和外卖区,”刘伊仿佛介绍自家小区一样熟稔自然,“拿外卖的时候我会坐3号电梯,人少不用等。”

这两年多来,受疫情影响,过去每天迎来送往的酒店入住率和营业额都受到了冲击。不得已之下,越来越多的酒店开始开放长租业务,以较为低廉的价格招徕客人,锁定一部分收益。

像刘伊一样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他们因为各种原因不再选择传统的租房方式,而是住进酒店里,过上了“总裁”式的包间生活。

酒店和住客各取所需,对于喜欢尝鲜的年轻人来说,这会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吗?对于嗷嗷待哺的酒店业来说,这又会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吗?

 

租房被骗后,我“包”下酒店房间

2021年5月,接到上海实习offer时,王晴开始在网上寻找房源,此时离公司催促的入职时间只剩一周。

第一次接触租房的王晴并不知道,这些租房APP上显示的房源信息很多都是中介挂出来的样板间,和实际房间样貌相去甚远。

签了合同、交了中介费之后,王晴才被告知该房源的设施和家居还没来得及搬进去,不得已之下,她先住进了静安区的一家连锁酒店。

王晴入住的酒店位于静安区,坐落在上海最繁华的区域,步行到公司只需要8分钟。在原定公寓的入住时间一拖再拖,还被中介拉黑了联系方式之后,王晴试着与酒店沟通以更优惠的价格长租。

令她感到惊喜的是,酒店给出了一份相当成熟的长租协议,“这个业务应该是已经实施了一段时间了。”王晴对酒店给出的长租价格也比较满意,酒店在300多元每晚的门店价基础上,将房费优惠到250元左右一晚。在静安区的中心地带拥有一个装潢精美的独居小空间,水电、网络、家电全包,7500元/月的价格算不上太贵。

“我刚到上海,人生地不熟,如果当时选择了租房,后续办网络、水电费这些琐事也会让我焦头烂额。”王晴对自己的选择感到庆幸,“因为我不接受合租,也不希望通勤时间太长,满足这种要求的短租房源价格也不便宜,住酒店的性价比很高。”

王晴甚至网购了属于自己的床品四件套,也搜罗了一些小摆件,给房间增添属于自己的生活气息。王晴在小红书上发布的照片里,化妆品用亚克力收纳盒整齐地摆放在梳妆台前,一个毛绒玩具静静地躺在床头。这些小细节将王晴的生活同来去匆匆的酒店体验区隔开来,描摹出一番更有温度的模样。

像王晴这样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不少人在抖音、小红书等平台上发布了酒店长租的攻略,热度也居高不下,有些热门笔记的点赞和收藏量动辄几千次。在小红书上搜索“长租酒店”,相关笔记超过了2万条。

在北京实习的姜晴就是最近在短视频上刷到相关话题后,选择了长租酒店。

姜晴在西二旗一家互联网大厂实习。一开始,她在公司周边寻找接受短租的房源,但不少房东将她这样三五个月的短租房客直接拒之门外,少有的几个接受短租的房源。小区环境看上去也不是很好。

在网上刷到长租酒店的推荐之后,姜晴找到一位合租的小伙伴,选定了西二旗附近的一家连锁酒店,按月签订了合同。

姜晴告诉《豹变》,她合租的双人标间月租的原价是5000元一个月,酒店以会员价结算她们的房费,只需要月付4500元,水电和一应基础服务全包。也就是说,单人一个月只要2250元,一天房费只需要75元。而西二旗附近的普通合租,不算宽带、水电费,价格基本上在3000元/月左右,居住条件也远比不上酒店。

对比之下,姜晴对自己的选择感到非常满意。对很多人来说,酒店唯一的短板在于无法提供厨房这类更复杂的生活设施。但对姜晴这样在互联网上班的年轻人而言,日常如吃饭一类的生活需求可以直接在工区里解决,作为临时的一个小家:“酒店真的是很省心的选择”。

此外,租房需要自己处理的问题,在酒店里都会迎刃而解:网络不好用、热水器或电视机坏了,只要联系前台,都会很快得到处理。另外,得益于酒店庞大的房间体量,在问题还未解决前,住客通常会被安排到新的房间。

除了省心以外,酒店作为服务业所提供的标准化服务也让年轻人着迷。王晴和刘伊都向《豹变》提到,在住宿的过程中,除了每天规范的清洁打扫以外,酒店工作人员还常常会满足住客一些额外的合理要求。“有时我会忘记洗碗,回到房间之后发现清洁阿姨已经帮我洗好了,前台也可以代收快递,服务非常周到。”

价格比传统租赁更便宜,还能享受这如沐春风的“总裁”式服务,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长租酒店。

 

酒店长租,只为自救

对年轻人而言,酒店长租是时下风靡的划算选择。对于酒店行业来说,更多的是在疫情中止损求生的权宜之计。

据《2021中国住宿产业发展及消费趋势报告》,近两年,2020年至2021年,全国住宿设施(含酒店及其他住宿业)的总规模由608146个减少至447178个,同比减少26.5%,其中酒店由338021个减少至279174个,同比减少17.4%。其中单体酒店受创严重,全国关停的单体酒店数量在15万家左右。

《豹变》走访了位于北京海淀区的怡景商务酒店。作为单体酒店,正是疫情下受创最严重的住宿产业主体。

工作人员透露,长租房是一直都开放的业务,一般只接受半年以上的长租订单。酒店的入住率和疫情波动曲线几乎是相吻合的,长租订单虽然单价低,在总营收中占比也微乎其微,但也实打实地在入住率断崖式下跌时,对冲了一部分的亏损。

公开数据也证实了相关工作人员的说法,宏观上来看,长租业务的市场份额也并不大。去哪儿数据显示,长租民宿占长租房比例达到73%,而长租酒店占比仅有27%。

连锁酒店集团的日子同样不好过。据财报显示,2022年一季度,锦江酒店营收23.22亿元,同比下降0.97%,归母净亏损1.20亿元。华住集团营收27亿元,同比增加15.2%,归母净亏损6.3亿元。首旅酒店营收12.12亿元,同比下降4.64%,归母净亏损2.32亿元。

财务压力之下,长租业务也开始被连锁酒店提上日程。今年五月,华住集团旗下APP华住会推出了连住优惠,打出了“7-30天连住,折上再享75折起”的优惠牌。在北京,位于成寿寺附近的一家速8酒店近期的长租租金为3000元左右,而位于国贸附近的一家汉庭酒店的长租租金则在7000元左右,与门店的日租价格相比,平均有7-9折的优惠。

今年3月,在深圳疫情最严重时,黄蔓与深圳一家连锁酒店签了4个月长租协议,日均价格接近门店价的五折。

业内人士对《豹变》表示,给长租住客这么大的让利幅度,是特殊情况下为了纾困的紧急举措。入住率因为各种原因下跌,酒店每个月的租金水电等固定费用的消耗却没有减少,以腰斩的价格吸引长租客户,是为了尽量挽回损失。随着疫情形势的好转,这样的“抄底”价不会再出现。

去哪儿酒店业务相关负责人刘文亿对《豹变》表示,疫情以后,长租房的房源数量确实有所增加。这一方面是由于酒店灵活经营、开源增效的选择,一方面也源于疫情后不断增加的远程办公需求。但从整体来看,长租房的数量、订单量占酒店整体的比例依然较小。

 

长租酒店能长久吗?

长租酒店会成为年轻人生活方式的新常态吗?目前来看还有一定距离。

酒店建立的初衷,就是为了承接短时间的差旅。除了功能完善的高级套房以外,大多数房间的基础设施都只能满足相对简单的生活需求。进阶的厨房和单独的洗烘衣机目前都还没有大规模实现,很难给年轻人以真正适合长住的感觉。

同时,酒店因其本身的差旅特质,也不可避免会出现人员流动频繁、客源复杂等问题,对安全的担忧也是横亘在年轻人和酒店之间的一道鸿沟。姜晴对《豹变》提起,周末加班回来,看到大堂里有打扮像“不良社会人士”的住客,让她有些害怕。这也成为了她在正式工作后,不会继续选择长租酒店作为住所的原因。

年轻人则是因为性价比而来,也会因为性价比不在而离开。长租业务对于酒店和住客双方而言,更像是一种“露水情缘”,酒店为了纾困,住客为了薅羊毛。

以抄底价住进酒店四个月的黄蔓已经在寻找稳定的长租房源。随着深圳疫情的好转,她所在的连锁酒店的价格已经恢复到正常水平,而长租的价格也水涨船高。

“当时因为疫情不好找房子,又碰上这么划算的(酒店长租)价格,所以签了长租,”黄蔓说,“现在进入旺季,深圳的疫情也过去了,住酒店的开支就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

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酒店开辟长租业务只是为了盘活空置房源,所以和住客签订合约的时候,通常比传统房屋租赁的时间周期更短,住客需要承受的价格波动也就更大。

姜晴也注意到,签订月租合约时,酒店在合约中承诺,如果出现不可抗力,酒店方将有义务为住客提供“集团旗下条件更好的酒店”。她却对此表示质疑:“合约说得太笼统,没有一个明确的执行标准,如果真的出了问题,我也不一定能得到满意的解决方案。”

对酒店方而言,长租始终是一种营收更低的方式,是权宜之计。因此,在短暂的纾困自救过后,酒店提供的长租租期一定会相应地缩短,长租业务规模也会收缩。一旦疫情控制后,人员流动恢复,酒店长租是否还能像现在一样炙手可热,犹未可知。

包下酒店的一间客房,享受定时的清洁和完善的服务,像一种对梦幻生活方式的追求。但也许要等他们真正搬进酒店才发现,坚实地支撑起生活的不是华丽缤纷的五彩泡泡,而是安全的环境、稳定的预期。

在这些问题形成切实的解决方案之前,长租酒店都难言长久。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皆为化名)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