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体娱 /
  3. 周杰伦的歌和梁静茹的本名:都犯了大忌 /

周杰伦的歌和梁静茹的本名:都犯了中共大忌

经中国网民启动“深挖模式”,赫然发现周杰伦的新专辑有多处“辱华”,甚至“犯上”。(杰威尔提供)

闭嘴!

说你呢

高高在上

一片聒噪声

平添几分燥热

自以为聪明

肥头大耳

土堆里

蛰伏

五年以上

才爬出阴间

却只会用屁股

喝夏日里的赞歌

不知人间疾苦酷暑

……

某人任职记者,有晨跑习惯,是日跑起,因头顶知了叫声扰乱心绪,即兴写了这首烦厌知了的“打油”小诗。7月15日,作者在微博贴出,竟被举报“意有所指”,立即要求删除。删除就删除吧,但前后三十多分钟,相关资讯被截屏,经圈群传播,据说“已经对外造成不良影响”,于是当事者被“严肃批评教育”,只好乖乖认错,保证此类“事件”不会再次发生。

也许这位当事人从此胆颤心惊,不敢再“打油”或做什么了,但在大众平台上,此类“事件”很难不会再次发生,因为实在无法“预料”。也是在7月15日,某人在网上评论周杰伦的新歌,说人到了年纪到了时候就该体面地退下来,不要硬是赖著不走,隔三差五就搞点事情,还非常自恋自大地以为自己搞得蛮好。就这么几句话,原来也犯了大忌,被立时销号以示惩戒—因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说谁。”有人据此展开了“深挖模式”。而这么一挖,也不得了,结果,周杰伦的新专辑多处发现“辱华”,甚至“犯上”!比如,《粉色海洋》是讽刺丑化“粉红”革命群众;《最伟大的作品》明显崇洋媚外;《不爱我就拉倒》歌词“加速狂飙”是讽刺“加速师”;而《等你下课》单歌名就是妄图篡位造反了。

梁静茹这个事例更有意思,更突出其具有轰动效应的国际格局。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7月8日遭狂徒枪击,送医不治身亡,消息震惊世界,也害得梁静茹歌曲《可惜不是你》在QQ音乐与网易音乐平台惨遭下架。梁静茹是马来西亚情歌天后,《可惜不是你》是她2005年演唱的一首诉说情爱的歌曲,人与歌都和那位叫做安倍晋三的日本人偶像毫不相干,本来也与中共政坛八竿子扯不上半点关系,但7月8日事件发生后,便“疑似影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了。

梁静茹本名梁翠萍,后来母亲觉得本名用粤语念起来不好听,故改为较温柔的“静茹”。现在看来,这位母亲可谓具有世间少有的先见之明,可以预测匪夷所思之事——“翠萍”,一字因为字形一字因为读音又因为两字连在一起,绝对可以带来麻烦大大的,绝不是用粤语念起来好听不好听这么轻微简单了。君不闻,翡翠现在中国网上就遭了殃!本来,翡翠是玉石之王,在所有玉石中价格最高,是国际认可度最高的珠宝级玉石,千百年来也最受中国大众所喜爱,但现在,要注意了,一“翡”一“翠”绝不能乱说乱用!“翡”影射为“非习”;“翠”更可怕了,“习习卒”,不是在诅咒“习大大死两次”吗?完全大逆不道!完全可以“斩立决”!

梁静茹本名梁翠萍,“翠萍”一字因为字形一字因为读音,又因为两字连在一起,绝对可以带来麻烦。(资料照片/摄影:杨约翰)

感觉事情严重了吧?所以,大力宣导并严厉实行“避讳”,是完全必要的,是“四个意识”、“两个维护”、“定于一尊”、严禁“妄议中央”的应有之义。“避讳”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文化嘛。过去历朝历代,上至皇宫贵族下到黎民百姓,人人都要严格遵守,现今这个伟大传统不但不能舍弃,而且要发扬光大!中共领导人就是今上,当然不可戏称“习包子”、“扛麦郎”或“小熊维尼”……据“中国数字时代”最近的公布,关于习近平的敏感词,洋洋洒洒竟有五百六十四组之多。“习总”之称没有问题吧?也不一定,广州人便不能用广州话高呼,即使出于万分崇敬、绝对红色的无产阶级感情。遇习近平名讳,则应千方百计切实以“缺字”、“换字”、“改音”执行之。一个了不起的范例应是中国某地的官方宣传标语——“提高文明卫生水准 革除陋刃”。用“陋刃”替代“陋习”,可谓我党宣传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一大发明创造。当然,“陋习”改为“陋刃”好呢还是改为“陋刁”好?也可议论议论,但无论如何,“毛病未除,积恶成习”,或“陋习不改,毛病更重”,都不能说了。中国从此和“陋习”bye-bye。

有一句著名的广告语:“如果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今天中国人应对这个广告,绝对是世界楷模——他们绝对不会失去联想,相反,他们已将“联想”发挥到无以复加、独步天下的境界。今天习总治下的中国,问题丛生,当权者进而严防死守,草木皆兵,弄得人人提心吊胆,疑神疑鬼,高度紧张。在这个巨大浓重高压的社会氛围笼罩下,伟大的高度现代化的“联想模式”,便自动开启了。毛泽东时代,有“刘志丹案”。“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毛泽东及时发现并高度重视这个“发明”,当然是其天才的过人之处;《刘志丹》小说案株连之广,也的确连古代的文字狱都难望其项背,不过,今天的中共文字狱,已经不屑于收集“反党”言论文字,不屑于耗时费力于“查有实据”。今天的“联想”,也许可以联想到远古的“腹诽”。所谓“腹诽”,即口不言而心非议之。而这个“心非议之”,不要以为没有什么大不了,还真可以定罪甚至可以定为死罪的。《史记·平准书》就记述汉武帝时大农令颜异因“腹诽”而被处死之事:

初,异为济南亭长,以廉直稍迁至九卿。上与张汤既造白鹿皮币,问异。异曰:“今王侯朝贺以苍璧,直数千,而其皮荐反四十万,本末不相称。”天子不说。张汤又与异有却,及有人告异以它议,事下张汤治异。异与客语,客语初令下有不便者,异不应,微反唇。汤奏当:“异九卿见令不便,不入言而腹诽,论死。”自是之后,有腹诽之法比,而公卿大夫多谄谀取容矣。

你看,“异九卿见令不便,不入言而腹诽,论死。”竟然可以这样上纲上线!竟然可以这样判定死罪!汉武帝元狩六年,大农令颜异坐腹诽罪果然被处死!从此之后,有了“腹诽”的罪名,而公卿大夫多以谄媚逢迎、阿谀奉承取悦于人了。

用“陋刃”替代“陋习”,可谓中国共产党宣传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一大发明创造。(作者提供)

然而,相比起来,古代的“腹诽”定罪,还是太原始了,太低级了,今天的习记新极权统治非常精致,有世界最先进的高科技护持,AI系统已进化到入眼、入脑、入心的地步,谁谁的日思夜想,甚至一个闪念,一个眨眼,即时便被捕捉,大资料上一清二楚。这个“联想模式”威力之强大,让人不寒而栗。其恐怖之处在于,就算你总是战战兢兢,而且坚决“谄谀取容”,一旦被联想起来,便生死未卜。忠诚不绝对,绝对不忠诚,即使孙悟空再世,任凭七十二变,也逃不出如来佛祖手掌心。

不过,好事者免不了心里纳闷:上文所述的种种“意有所指”,为何都是如此这般地被认为意有所指?!有人就很好奇,想像如果本文开头“知了诗”这个案子到了一个按逻辑办事的法院,法官会怎么判:

诗作者:法官大人,我冤枉啊!我就是跑步时被知了烦恼,写了首打油诗怼知了,没有其他意思。

检查官:尊敬的法官,检举者认为,我处也确信,被告就是意有所指,讽刺我们伟大的领袖。因为他诗里描述的知了所作所为,和伟大领袖的行径高度一致。

法官(问检察官):你是说,你和检举者都认为伟大领袖的行为,和被告描述的知了的行为一致?

检察官:是的。

法官:本法院宣判,检举者和检查官犯了恶毒攻击领袖罪,判处无期徒刑,因为他们把领袖的我将无我的大无私行为,讽刺为知了的行为。

从另一方面,人们又可以问问:为什么一首“知了诗”,一首《可惜不是你》歌曲,一个中国人使用了几百年的“陋习”词语,一种千百年来最受中国大众所喜爱翡翠玉石,以及别的什么的,会联想到人民的领袖,联想到中国伟大的舵手,联想到为全世界指明方向的习总?人们为什么要作并作出这样的“恶意联想”?这是为什么?

不错,中共不缺制造《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文字狱的酷吏,也有很多有意无意热衷于“高级黑”“低级红”的帮凶和帮闲,结果荒唐荒诞荒谬层出不穷,在“联想深挖”之下,有人无端飞来横祸,躺著中枪,便在所难免了。但是,在一个不能正常发声的国度里,这么多人做出或被认为做出总是指向某个目标的“联想”,不就是民意的表露吗?这不就是试图曲线表达的一股民意吗?不就是像大海般汹涌而来什么也阻挡不住的一股思潮吗?事实上,与此相对应,自从习总2012年登基之后,干脆直接以言语文字勇敢“犯上”者竟然也大有人在。

“避讳”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文化。(作者提供)

2016年,北京地产大亨任志强居然形容习某是“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被重判获刑长达十八年。2020年,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在一段录音中则斥责此人“就是一个黑帮老大”。今年2月11日,在中国获奖无数的著名女作家严歌苓也居然像响雷般喊出一句:“习近平就是人贩子,妈的!”今年1月19日开始在世界各地网站上传播,并引起对习近平将在今秋举行的中共二十大上的连任以及未来命运的讨论,是一篇长达四万字的大文《客观评价习近平》。这篇文章,作者署名“方舟与中国”,显然出于中共党内体制内的力量,对习的个性、执政风格以及内政外交的重大举措,进行了很全面的分析与评论。

文章指出,习近平推行的极端政策正在严重地破坏中共体制,折损中共寿命,断绝中共后路。今年3月开始,网路流传著一张据说是北京清华大学校园的传单,标题为“从法西斯主义手中保卫生活”,呼吁同学们在强大的权力面前,保持自己的道德和良知。文中写道,法西斯主义被消灭近八十年,今天的法西斯主义,以“习惯”的形式侵蚀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道德…

今年6月4日,反习人士发布《全球倒习救国“翡翠运动”倡议书》,更把“犯上”推向高潮。倡议书指出,习近平执政十年来,政治上倒行逆施,经济濒临崩溃,民生水深火热,法律形同摆设,教育文化全面倒退,天灾人祸随处可见,外交撒币树敌,文革再起造神不止,民众自由肆意剥夺,人权状况空前恶化,香港、新疆、西藏、内蒙古都有大批人民遭凌虐和迫害,公民社会几乎灭顶,为中国1989年6月4日天安门事件以来最黑暗时期。这个“全球倒习救国运动”也称为“翡翠运动”,想来其发起者亦很具“联想”之功力。翡翠的联想竟然成了政治运动!不知翡翠的联想是否也有如此联想?想来翡翠本身如果有想法的话,起码一开始就绝不敢如此“想入非非”的。

中共不缺制造文字狱的酷吏,也有很多有意无意的“高级黑”、“低级红”帮凶和帮闲,结果荒唐、荒诞、荒谬层出不穷。(作者提供)

前些年,有一个寻找解答的政治笑话流传,也许现在“翡翠运动”的倡议者参与者也在搜肠刮肚: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 Thomas Friedman 的大著“The World Is Flat”出版后,立时成为轰动全球的畅销书,消息传到台湾,陈水扁十分高兴,找了一批翻译,赶工出版了《世界是扁的》。中国的薄熙来更是暗自龙心大悦,投入钜资,印刷百万册精装《世界是薄的》,广发大小亲信以及他们的人马。几年后,答案终于揭晓:世界既不是扁的,也不是薄的,“世界是平的”。让人不解的是:抢算天机的两位都先后入狱,第三个却还是未知数,难道就因为是“almost flat”的缘故吗?他父亲这可是要承担历史罪责的。(作者:何与怀)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