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体娱 /
  3. 贾乃亮一场直播200万?明星带货“暴利” /

贾乃亮一场直播200万?明星直播带货仍“暴利”

不久前,主播彩虹夫妇自曝一天直播带货2.3亿元,除去成本和佣金等,净赚约400万。

而贾乃亮此前引发争议的那场带货,仅直播一小时,据传报酬高达200万。

日入400万、时薪200万,直播带货再次刷新了大众对于“暴利”行业的认知。

情况果真如此吗?搜狐娱乐采访了任职于某知名MCN机构的小万、多次负责过明星带货直播的北北,以及任职于某一线艺人经纪公司的CiCi,了解近两年明星直播带货的内幕及行业新趋势。

天价坑位费有多贵?

2019年起,越来越多明星开始走入直播间带货。也是在这一年,淘宝直播GMV突破了2000亿,实现连续三年超过150%的增速。

疫情黑天鹅的降临,让曝光急剧减少的明星们尝到了直播带货的“甜头”。投入低、回报高,愿意花钱的品牌也多。

那两年的直播间有多热闹?看以下这两组数据就能感受到:

官方数据显示,2020年有300多位明星在618期间登陆淘宝直播;

同样是在2020年,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透露:中国演艺界99.5%的明星都走入了直播间。

娱乐圈从“3、2、1,开拍”变成了“3、2、1,开播”。

吃到了红利的一批明星,赚得可谓盆满钵满。

从传闻“李湘直播5分钟报价80万”,到业内人士爆料“花60万坑位费找吴晓波带货”,天价坑位费的曝光,不断刷新大众对于娱乐圈“日入208万”的认知。

不过,据业内人士透露,这几年来明星直播的坑位费,已经有所下降。

经历了野蛮生长时期,各种乱象、头部主播受到管制,商家也变得谨慎起来,不再盲目相信明星。

小万告诉搜狐娱乐,明星直播带货分两种类型,收费标准也不同。

“一种是单个产品上链接,基本上一个产品就要六位数了。第二种是专场直播,多个产品一起上,可能就开到200万这种价格。”

小万透露,她去年做过一场国民度女歌手的直播活动,一个产品只介绍5-10分钟,每个品牌需要花上十几万买“坑位”。

“而且还要另算佣金,卖出去一个产品额外给一定比例的佣金,每个品类佣金比例不一样,一般差不多是20-30%这样。”小万草草算了一下,这场直播流水得有一个亿。

这还不是最夸张的。

小万吐槽,有时候请艺人出个场,每分钟都是经费在燃烧(电视剧)。

“陈志朋有次就是出场给妈妈过生日的网红推了个蛋糕,赚了三十万。”

经历过这几年的“洗礼”,小万都见怪不怪了。“之前更夸张,几十万请个歌手来,现在都已经降过几轮了。”

商家也不再充当“冤大头”,开始计较回报。

花了51万请陈小春做了三场直播带货,结果总销售额才5000万,愤愤不平的商家直接把明星告上法庭,拿回了41万元服务费。

但该花的钱,商家还是愿意花。

“明星直播的坑位费虽然贵,但感觉还是在能接受的范围内,切片授权才是真的贵。”

小万解释道,切片授权就是品牌商想要拿着“明星讲产品的视频素材”,去投放到直播间之外的其他地方,比如平台信息流。

“坑位费单场可能是10万,授权去投放视频素材就要40万。反正比直播贵多了。”小万直言。

多次负责过明星带货直播的北北补充道,头部网红植入视频的淘内切片授权都要20万,涉及到明星的当然是价格翻好几倍。

谁赚走了钱?

明星真的赚了这么多钱吗?

倒也未必。

CiCi透露,天价坑位费到了明星那里,一般都是大打折扣。

“如果是签直播公司比例估计也不一样,但我们公司的艺人直播带货只拿佣金,收不到坑位费,但对外报肯定是单件产品1万起步的。”

在CiCi口中,钱就是“从总裁的左口袋进了右口袋”,艺人赚不到大头。

贵得令MCN工作人员咋舌的切片授权,在明星那里也缩水了近十倍。

“对外报价我们不清楚,但内部价确实不高。”CiCi公司旗下一位有代表作、有副业的男艺人,单场直播带货成交额就可达到800万,切片授权的内部价仅2万元。

或许正因如此,越来越多艺人选择了签约专业MCN机构,大有深耕直播带货行业的意思。

签约专门的机构,公司会助推他们拿到更高的坑位费,比经纪公司扣得少。”小万透露。

贾乃亮、王祖蓝、张予曦、张柏芝、王耀庆、颖儿、沈涛、辰亦儒等20多位艺人都签约了知名MCN公司遥望网络。

从这份名单中,能明显感受到直播带货主力军的变化。

淘宝直播发布的榜单数据显示,2021年拿下天猫618明星直播带货前十名的分别是林依轮、左岩、胡可、吉杰、叶一茜、李静、大左、李艾、胡兵、李响。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20年上榜的还是鹿晗、李易峰、华晨宇、姚晨这样的“大咖”。

“现在不直播带货的演员就只有那些流量明星了,没流量的都去卖货了。”

CiCi感叹:杨子一场直播能卖个千万,贾乃亮做到了“断层大top”:“资源现在应该都掌控在了贾乃亮手里,很多男演员都眼馋他。”

小万的爆料也和CiCi“对”上了:有一位常年捧不红的“资源咖”男艺人,也想分走贾乃亮的资源搞直播带货,且因为背后资本的力量,如今已占得了上风,大有崛起之势。

不难猜测,非流量艺人们通告没那么多,有更多时间可以直播,通告费也没有流量们那么高,反而选择去带货更有关注度,也更赚钱。

“只要直播间有流量有人买,简直就是躺着赚。戏不是人人能拍,直播开个号你就能播,比拍戏省事儿不少。”CiCi总结道。

在直播间“演戏”

甘愿常驻直播间的非流量艺人们,也凭自己的努力闯出了一片天。

舒畅首次在短视频平台直播带货,一直从早上十点卖到晚上十一点;田亮直播带货介绍产品,长达10小时。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现在的明星直播间,已经不兴“史上最低价”这一套了。

全靠演技。

风头正盛的贾乃亮,喜欢把“商家”直接请到直播间,当着所有观众的面现场砍价。

同样,在杨子黄圣依夫妇的直播间,一边是杨子介绍得热火朝天,一边是品牌方被砍价砍到抓耳挠腮。有时候还要上演肢体冲突,比如抢手机、罢播离场。

明明商品列表里已经有了链接,还要大家趁老板不注意拼手速抢单。

前有倪虹洁的小助理哭诉:“姐,你这直接减了一个小数点,赔大了,不能这么卖啊!”

后有李金铭卖货时反复强调,自己为直播间粉丝“倒贴”了600多万。

堪称直播间演技派。

为什么坑位费下降了,明星仍然如此卖力?

北北和CiCi一致认为,从投入上来说,直播带货对明星来说轻松易上手。

一方面,直播都是按照提前给好的脚本走流程,出不了什么大错。

另一方面,明星团队也不用付出太多,也不用技术、不用受累,只需要挂个名、演演戏,明星何乐而不为呢?

北北透露,即便到了现在,有些明星直播带货也常是“播之前才知道自己要卖啥”。

“说实话,直播间选品啥的没有说的那么好听。一般选品都是团队在做,主播也会选,直接选卖得好的,毕竟要收佣金嘛。”

但北北也补充了一点:并不是全部明星都这么不负责任。“选品团队也会把控把控,很多东西会让选品团队试用试吃,总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

但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坑位费整体降了不少,但像贾乃亮、沈涛这样干得好的主播,坑位费不降反升。

小万透露,某国民度较高的女主持人,“转型”带货主播后坑位费不断上涨,尤其是母婴类产品商家,很多都钟情于她。“一般只有播得好的能单个产品收3、5万,她就有这个潜力。

看来,如果兢兢业业研究卖货,明星在直播间也能“发光发热”。

或许对于他们来说,琢磨演技和琢磨卖货技巧,也没有什么高低之分。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