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劳荣枝二审第一句话:我48岁 从未整容 /

劳荣枝二审第一句话:我48岁 从未整容

↑劳荣枝案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

备受关注的劳荣枝案二审8月18日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红星新闻记者18日全程参与了此次案件的旁听。庭审中劳荣枝表述条理清晰,不过,谈及自己被法子英“强奸”几度堕胎等情况时,她数次哽咽落泪。8月18日下午,法庭宣布休庭,8月19日上午将继续开庭审理。

8月18日下午,法庭进入调查阶段,上诉人发表上诉意见后,法庭就上诉人的上诉意见和庭前会议相关分歧点,列出了多项重点。在法官宣读完意见后,劳荣枝第一句话强调的是自己48岁,从未整容。

此后又进入了南昌案和温州案的审理,劳荣枝推翻了此前供述,否认犯故意杀人罪,并认为绑架、抢劫行为也是受法子英逼迫,非一审认定的共谋,而是胁从犯。

红星新闻此前报道,8月18日上午,法庭就2022年6月合议庭报告未达成一致的情况,充分让劳荣枝及其辩护人、公诉人发表意见。

↑庭审中,谈及自己被法子英“强奸”几度堕胎等情况时,劳荣枝数次哽咽落泪

劳荣枝及其辩护人的上诉意见:

不认可一审判故意杀人罪,望发回重审

一审法院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劳荣枝伙同他人故意非法剥夺被害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暴力、威胁手段抢劫被害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被害人,其行为已构成绑架罪。劳荣枝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劳荣枝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常州绑架的事实,系坦白。

2021年9月3日,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劳荣枝被判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决定执行死刑。劳荣枝就南昌中院作出的一审判决刑事部分提起了上诉。

一审中,劳荣枝及为她辩护的法援律师对起诉书指控的四起犯罪事实及故意杀人罪名均持有异议。认为在四起犯罪事实中,其存在被胁迫情形;其起的只是辅助的作用;所抢的财物,其只是暂时保管,没有支配权;其和法子英不存在事前共谋;对于致人死亡的结果,其不应承担刑事责任;其没有杀人的故意,不应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认定的部分事实存在证据瑕疵和错误,公诉机关适用法律错误。劳荣枝自愿认罪认罚;劳荣枝受到法子英胁迫参与犯罪,且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较小,请求法院从宽处理。

二审中,劳荣枝的辩护人吴丹红和赵德芳提出新增的上诉意见。其中,在程序上,辩护人提出劳荣枝系重大刑事案件,一审采用三人合议庭而不是七人合议庭,程序违法。其辩护人还提到,在温州案中,检察院只起诉了抢劫罪,并没有起诉故意杀人罪,一审法院的判决,却认为劳荣枝除了构成抢劫罪以外,还构成故意杀人罪,并以此判处死刑。劳荣枝辩护人请求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将此案发回南昌中院重审。

↑劳荣枝当年的模样(右) 图据央视截图

法庭列出多项案件重点

劳荣枝第一句话强调“没整容”

二审法院就劳荣枝上诉意见和庭前会议有关分歧部分,罗列出案件的多项重点。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出的多项重点包括:一审判决中,劳荣枝被判故意杀人罪,劳荣枝是否犯故意杀人罪,涉案7人死亡劳荣枝是否应当承担责任;法子英杀害熊某、殷某的案件中,劳荣枝对杀人是否知情;劳荣枝是否是主犯;劳荣枝是否是胁从犯;一审量刑是否过重;南昌案中,劳荣枝是否说“要不一把火烧了熊某家,法子英不听”;合肥案中冰柜是否是劳荣枝所买;一审合议庭未组成7人庭,检察官助理是否在一审举证,是否应发回重审;温州事实中,一审法院对劳荣枝增加故意杀人罪是否程序违法等。

宣读完这几项重点后,法官询问劳荣枝对此是否有异议,劳荣枝第一句话竟是,“我今年48岁,未做任何整形。”劳荣枝在庭审中还多次提到知晓有媒体以及其他人员旁听,她知道自己的案件会上“今日头条”平台。劳荣枝多次未就法官指定的情节发言,被法官和她的辩护人提醒。

此次开庭,劳荣枝还提到,她曾在2000年的时候看过央视《今日说法》节目关于法子英被枪决的部分视频,但后面部分均未看,所以4起案件中,除合肥案知道法子英杀人外,前三起案件均不知道法子英杀人。杀人行为是法子英所为,她在厦门落网后才知道前三起案件有多人遇害。自己一直被法子英性侵、法子英以她家人的安危等言语胁迫她跟从法子英在各地流动。

在劳荣枝的描述中,法子英穷凶极恶、相貌丑陋、好逸恶劳、自以为是。她认为自己是师范毕业,又是小学老师,是个“傻白甜”“挺诚实”。公诉人问她温州案中,她为什么单独取钱,被银行工作人员认出不是本人还应对自如,她称是法子英教她的,她形容离开时两名被害人还“好好的”,她一直被法子英控制、胁迫,跟法子英在一起自己精神涣散。说到这里时,劳荣枝开始哽咽。公诉人询问劳荣枝,被害人被控制了,为何还称她们好好的?她再次强调法子英对她的控制,并称“我逃避他(法子英),我觉得天空都是蓝的。”

↑2021年9月9日,劳荣枝案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公开宣判。图据东方IC

劳荣枝否认和法子英是情侣关系

称被法子英“强奸”流产多次

在法庭询问阶段,劳荣枝先是接受她的辩护人的询问。劳荣枝在询问阶段,讲述她在九江生活期间被法子英“强奸”,半年之内两度堕胎,堕胎时法子英也没有陪同,小产期间还被法子英“侵犯”。此后还被法子英“强奸”怀孕过,堕胎的第二三天又被法子英“强奸”。

据劳荣枝讲述,她此前是一名小学语文教师,从小学一年级教到了四年级,期间有过一段初恋,但仅限于接吻。1995年初,她通过朋友认识了开公司的法子英,听法子英说过他曾因打架服刑。在认识且见面多次后,一次回家时间太晚,就被法子英“强奸”了,当时还是老师的她发现自己因此怀孕了。

劳荣枝称,自己上学的时候去厕所曾被邻居摸了一下,她告诉母亲,但母亲告知她不要声张,说出去对女孩子的名声不好,所以她没有报案。她怀孕不知道找谁,只好去找法子英,最后还是她自己用药物流产,小产期间住在法子英姐姐租的房子,不敢回家。

她表示这次小产后又被法子英“强奸”,自己以为这期间不会怀孕,但是四个月后,她再次怀孕,并在法子英姐姐的陪同下去做了人流。劳荣枝称,她很传统、单纯,认为自己不是处女就嫁不出去了,当时法子英告诉她,他犯了案,让她跟他一起逃,否则就会杀害她的家人,所以她就和法子英离开了九江。

劳荣枝称自己多次想要和法子英分手,她喜欢有学历、有正式工作的人,当时有名当警察的同学正追求她,她的家人也很支持。但法子英不允许,1995年她被迫停薪留职。

二审法庭上,劳荣枝否认她和法子英是情侣关系。公诉人提到,她在庭上回答辩护人询问时,说自己在温州案中租房回去要跟“家人”商量,公诉人询问她为什么称法子英为家人?劳荣枝在庭上反问称,“难道说他(法子英)是自己男朋友、情人?他都不是。”

劳荣枝还推翻了此前供述,否认犯故意杀人罪,并认为绑架、抢劫行为也是受法子英逼迫,她并未共谋,不是主犯,而是胁从犯。劳荣枝还否认一审认定多项情形,其中包括否认她和法子英系情侣关系,否认她在南昌案中捆绑熊某、温州案中捆绑两名被害人的行为,否认南昌案中她提出“放火烧指纹”“剪掉电话线”,称逃离南昌前熊某还活着,还否认坐台为物色“猴子”等多项细节。

↑2021年9月9日,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外,小木匠妻子代理律师刘静洁接受媒体采访。图据视觉中国

被害人家属:

希望判处劳荣枝死刑

8月18日下午休庭后,红星新闻记者在法院外采访了参加旁听的劳荣枝家属与南昌案受害人熊某的家属。

劳荣枝二哥劳声桥坚持认为,劳荣枝是被法子英所胁迫,从未故意杀人,“除了小木匠以外,2019年她才知道(死了人)”。他还表示,法子英曾用家人威胁劳荣枝。劳荣枝姐姐称,对于法子英杀害人质的事情,劳荣枝是被抓后,办案机关告诉她的,“劳荣枝觉得很吃惊,她没想到。”劳荣枝姐姐还透露,辩护律师称有五点理由(劳荣枝案)足够发回重审,“没有证据、一审三人合一庭,都是发回重审的一个很好的理由。”二审若维持原判,劳声桥表示会继续上诉。

南昌案受害人熊某的家属旁听了今天的庭审,熊某的家属表示,“她(劳荣枝)就是感觉没什么事似的”。熊某的家属对劳荣枝在法庭上称自己为受害者的行为感到愤怒,希望判处劳荣枝死刑,“(杀了)我们家三口人”。

↑劳荣枝二哥劳声桥接受红星新闻采访

19日,劳荣枝案二审进入第二天,傍晚6时许,审判长宣布休庭,20日上午9时将继续开庭审理。 上游新闻(报料邮箱:[email protected])记者从庭审现场获悉,在19日下午的庭审中,控辩双方就合肥案中“殷某某的死亡时间”“合肥中级人民法院和南昌中级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上,同一案件认定的被害人的真实年龄不一致”等事项进行了调查质证。

▲劳荣枝在一审中。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视频截屏

对于上述争议事项,公诉人称,之所以出现合肥市中院、南昌市中院两份一审判决记载的死亡时间与被害人年龄不一致的情形,系出现了新的事实证据,检方认可南昌市中院的判决,同时尊重合肥中院的判决。

在庭审过程中,劳荣枝回应检方的讯问时提到,检方对自己的指控是主观臆想,存在归纳总结的情形,她再次否认自己参与故意杀人,仅承认参与绑架。

记者注意到,劳荣枝在法庭上回答检方讯问时内容较为分散,她多次强调自己被法子英“奴役“,”变傻了“,不会思考。她提到自己对他产生依赖的同时,对他生恨,“搞得我无家可归,有时候我想到去死也是一种解脱,他(法子英)又怕我去死了,又过来哄我。其实,我巴不得他去死。”

南昌市中院审理查明,劳荣枝与法子英(已另案判决)系情侣关系。1996年至1999年,二人共谋并分工,先后在南昌、合肥、常州等四地共同抢劫、绑架、故意杀人4起,致7人死亡。案发后劳荣枝潜逃,2019年其被警方抓获归案。2021年9月9日,该案一审在南昌中院宣判,劳荣枝数罪并罚被判死刑。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劳荣枝当庭表示上诉。

生活服务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