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戈尔巴乔夫曾是普京最大支持者 为何反目 /

曾是普京最大支持者 为什么戈尔巴乔夫与他最终反目?

他是苏联最后一位领导人,他帮助结束了冷战,也在担任总统期间试图将俄罗斯变成一个有效运作的民主国家。

但是,当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逝世的消息传开之际,他的继任者弗拉基米尔·普京却发表了一份出奇简短且不温不火的声明。

俄罗斯现任总统普京通过克里姆林宫的一位新闻发言人对戈尔巴乔夫的去世表示“最深切的哀悼”,并承诺给他的家人发一封电报。

俄罗斯国内对该国最重要的人物之一的逝世,反应也是同样的冷峻。

但戈尔巴乔夫很可能预计到这场不冷不热的告别。

曾经或许是地球上最重要的人,但戈尔巴乔夫在莫斯科郊区的一座豪宅中独自度过了他的最后几年,只有几名保镖和一位厨师陪伴着他。

当普京在2000年成为总统时,戈尔巴乔夫是大最大的支持者。

作为一个乐观主义者,他相信这位年轻的领导人将继续他毕生的工作,为一个从君主制到帝国再到共产主义的国家迎来民主改革。

但是,随着普京慢慢地将俄罗斯转变为一个帝国式的总统制,两人反目成仇。

在普京极度男性化的专制制度中,戈尔巴乔夫是个软柿子,向西方出卖身段给必胜客和路易威登作广告。

他们之间的关系如此不和谐,以至于到2007年,戈尔巴乔夫公开说他对普京和他的副手梅德韦杰夫感到 “羞耻”。

“他们的行为很不入流。好像没有社会,没有宪法,没有选举制度......他们认为自己是祖国的拯救者,”他说。

随着戈尔巴乔夫今年健康状况的恶化,他基本上被拴在透析机上,他惊恐地看着普京发动对乌克兰的入侵。

据报道,他认为此举是令他的俄罗斯愿景彻底被压垮的最后一根稻草。

“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戈尔巴乔夫所做的一切,都毁了,”《莫斯科回声》(Ekho Moskvy)电台主编、记者阿列克谢·维内迪克托夫(Alexei Venediktov)告诉俄罗斯语版本的《福布斯》杂志。

“所有戈尔巴乔夫的改革都化为了零,化为尘埃,化为烟。”

戈尔巴乔夫的遗产是普京苦闷的来源

苏联在1917年十月革命的剧烈动荡中诞生,七十年来不仅取得了成就,也屠杀了数百万人,然后慢慢陷入衰落。

到20世纪80年代,多年的科学和军事进步已经让位于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停滞。

对其原因的争论各不相同,理论上有联盟指挥结构的缺陷,也有缺乏关键改革和军费开支过大的问题。

不管是什么原因,在尤里·安德罗波夫和康斯坦丁·契尔年科的短暂执政后,戈尔巴乔夫认为社会主义制度处于混乱状态,需要加以修复。

当这位自约瑟夫·斯大林以来最年轻的领导人于1985年上台后,他迅速制定了一个“开放”计划。这对一个腐烂的帝国来说是一股新鲜空气。

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苏联解体问题专家格拉纳·格尔吉奇(Gorana Grgic)说:“戈尔巴乔夫仍然是一个共产党人,但他看到了制度中的缺陷,以及需要处理的制度僵化问题。”

一系列的改革让这个国家感到兴奋,挑战苏联宣传的铁腕,要苏联这个阵营向不同的声音和社会转型开放。

这些变化还伴随着共产主义经济和政治制度的“重组”。

从开放贸易到许多国有企业的私有化,这些动作迅速的改革旨在使苏联的指挥和控制经济更接近于有规范的市场经济。

格尔吉奇博士说:“他不知道的是,这样做的话,通过基本上建立这些改革,他将把精灵从众所周知的瓶子里释放出来。”

虽然戈尔巴乔夫的最初措施得到了广泛的支持,但在几年内,他面临着来自保守派和自由派对改革速度和规模的严厉抨击。

到1990年,工人们预计到价格会上涨且失业率攀升而举行示威抗议,戈尔巴乔夫承认国家处于不稳定的状态,因为改革将如何影响日常生活存在不确定性。

同时,开放也鼓励了苏联各地的民主抗议浪潮。

戈尔巴乔夫在1989年避免使用武力,这一决定使他获得了诺贝尔奖,因为这些示威运动在苏联各地爆发,为各共和国脱离苏联并成为自治国家铺平了道路。

这也刺激了苏联的倒塌,最终苏联随着戈尔巴乔夫在1991年圣诞节宣布辞职而崩溃。

在西方,这位最后的苏联领导人广受尊敬和赞美,他将俄罗斯从共产主义的枷锁中解放出来,并迎来了民主。

但在普京的眼中,戈尔巴乔夫的这一功绩带来了一种深深的苦涩感。

就是这个人,让曾经辉煌的苏联帝国被分割得支离破碎,普京认为这是“20世纪最大的灾难”。

戈尔巴乔夫和普京关系恶化的时刻

虽然他们是截然不同的人,但戈尔巴乔夫和普京之间的关系开始时基本上是积极的。

戈尔巴乔夫是一位热爱剪裁考究的名牌西装的知识分子,他全心全意地支持这位有着神秘历史的前克格勃官员。

在前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执政多年后,戈尔巴乔夫对普京的领导表示欢迎,并在有人提出腐败指控时经常为他辩护。

2006年,《洛杉矶时报》作家马特·韦尔奇(Matt Welch)回忆说,在一次采访中,当被提出普京正在背离民主时,“戈尔巴乔夫的笑容消失了,他的眼睛眯成了一坨燃烧的煤”。

韦尔奇写道:“在接下来的10分钟左右,他愤怒地大声为普京辩护,并抨击美国不断羞辱俄罗斯,使俄罗斯的民主和资本主义试验失败。”

但是,当戈尔巴乔夫意识到这位年轻的新领导人不会成为他所设想的那种使现代俄罗斯自由化的伟大改革者时,事情发生了变化。

格尔吉奇博士说:“很明显,这两个人对世界和俄罗斯在其中的地位的看法完全不同。”

她说,关键转折点出现在大约十年前,当时普京在大选中再次获得了第三个总统任期,但是这一大选因为被指控舞弊及爆发后苏联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而蒙上污点。

戈尔巴乔夫对普京不惜一切代价执着于权力的做法越来越感到失望,声称他是俄罗斯“进步的障碍”。

格尔吉奇博士说:“从那时起,[我们看到]弗拉基米尔·普京掌握的行政权力的限制被剥去,而且......[俄罗斯]按照某些标准,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独裁政权,最大的权力保留给最高层,留给一人。”

戈尔巴乔夫一再推动立法改革,以允许真正的民主选举,确保“人民真正参与政治进程”。

“我们需要强大的总统权力。在俄罗斯,至关重要的是,人们应该信任总统,并且能够相信他,”他在2016年写道。

“是的,俄罗斯需要一个强大的领导人,但不是独裁领袖,不是斯大林。”

在后来的日子里,普京的做法有一些方面得到了戈尔巴乔夫的支持,而他因为支持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半岛而被禁止进入乌克兰。

戈尔巴乔夫告诉一家报纸,如果他处于普京的位置,他的行为不会有什么不同。

但是,向乌克兰其他地区扩张的行动似乎过分了。

据报道,一位知情人告诉瑞士报纸《Blick》说,戈尔巴乔夫 “从一开始就强烈谴责在乌克兰的战争”,并且多年来曾多次试图直接联系普京。

“但他从未回过电话。他甚至没有接起电话,”他说。

受西方尊崇 在国内却被蔑视

虽然他的去世在俄罗斯的反应不温不火,但戈尔巴乔夫却被外国领导人誉为英雄。

这是他一生都在经历的一个二元对立:在西方受到尊崇,在国内则受到谩骂。

格尔吉奇博士说:“这种认识上的差异再明显不过了,而且是截然相反的。”

“普京认为戈尔巴乔夫是苏联消亡和毁灭的总设计师。很多人实际上把90年代迷失的十年的责任......直接归咎于戈尔巴乔夫。

“另一方面,在西方,每个人都认为戈尔巴乔夫是西方最终能够打交道且观点一致的领导人。”

当他1998年出现在必胜客广告中时,他的国内和国外形象之间的鸿沟也许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当他在莫斯科红场新开的必胜客店里为孙女端上一片美国披萨时,一个俄罗斯家庭就他的政治遗产展开了辩论。

“因为他,我们经济上十分困顿,”父亲说。

“因为他,我们才有了机会,”儿子反驳道。

戈尔巴乔夫似乎偶尔也会怀念俄罗斯过去对欧洲的统治。

他感伤于克里米亚的失去,并为普京吞并克里米亚而欢庆。

他对美国在冷战结束后长达30年的“傲慢且自信”的胜利之旅酸苦地发着牢骚。

但与他的许多同志不同,他似乎对俄罗斯人对西方根深蒂固的恐惧有免疫力。

2007年,他出演了路易威登的一个广告,并与巴拉克·奥巴马建立了友谊。

卸任后的奥巴马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这位曾经在20世纪高高在上的人物被他自己的国家抛弃,是一个“离奇的悲剧人物”。

奥巴马写道:“我可以看出他很失望,这提醒我们两个人,公共生活是转瞬即逝、变幻莫测的。”

俄罗斯现在的领导者认为自己的宿命就是对抗西方的颓废,并建立一个以莫斯科为核心的欧亚帝国。

在普京统治的俄罗斯,根本没有戈尔巴乔夫的一席之地。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 @ 2022-09-03 23:42
    您已点过赞
    这种超级无能的垃圾到哪儿都是很丢人的。
  • @ 2022-09-03 23:45
    您已点过赞
    这种超级无能的蠢材走到哪儿都是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