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疫情众生:锤子刚从身上挪开 就忘了疼 /

疫情众生一种:锤子刚从自己身上挪开 就忘了疼

我有一个朋友,做家具维修,平时与他交流,感觉他思路挺清晰,没啥不正常的。

上海那几个月静默期间,他也为吃不上菜而愤怒,为上海某街道居民不能看病而发声。

可是最近,成都居民被封,朋友圈一片哀嚎,他却又开始转发“共存的下场,日本医疗体系崩了”之类的东西。又开始力挺静默,似乎雷只要不炸在自己头上,就是个二踢脚,当礼花看着还挺开心。

我觉得他的行为和思维方式很有代表性,似乎这是我们人类的本性?

我想到了两件我亲身经历的事。

上海以前有个虬江路电子市场。大到自行车,小到攒收音机的小部件,这里都可以收到,也许每一个上海理工男都去过。

虬江路很大,楼房老旧,空调也不足,夏天热,冬天闷,在某大楼二楼某处,有个L型柜台,和墙壁围成一个20平米左右的空间。他们的主人是大毛小毛,这是我常去的一个柜台。

我记忆中从90年代中期开始,就没有见过大毛和小毛的正脸。无论何时来到此地,他们均背对我,面对靠墙的一台电脑(最早是旧电视)在玩游戏。大毛的头发略长一些,小毛是板刷头,这是我给他们起外号的依据。

从最早的拳皇97、街霸、魂斗罗到后来的红警、cs、荣誉勋章,使命召唤。几乎所有的游戏,我都见他们打过,而且水平挺高,尤其是拳皇97,几乎可以到达大师水准。他们的专柜卖游戏光盘(最早是小霸王游戏卡),CD、DVD、电脑耗材等等。

来了顾客,大小毛屁股都不离板凳,照旧面对电脑背对人打游戏。尽管游戏有音量,但只要你轻轻呼唤一声,说老板我要买XXX,肯定会有一个人回答你,在左边柜台第几格,就有,你自己看。倘若你看了不满意,再喊他们,就会告诉你,在右边柜台第几格还有,你看看。如果满意就付钱,不满意就走人。

因为顾客都是精打细算的小孩儿,大毛小毛也始终也没扩大规模的意思。以前收钱还得起身,有了电子支付之后,他们就永远眼睛盯着屏幕了,他们的瞳孔和脸庞永远反射着彩色的光,手指永远不由自己控制地痉挛。他们就这样生活了20多年了,直到虬江路拆迁,我再也没见过他们。

我必须得承认,我非常羡慕他们。因为一个人成功的标志就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活着。这两个人就是按照自己的意愿一直活了20多年,人生可以这样活,夫复何求?

可同样的事情到了我表弟身上就完全不是这样。前文讲过我表弟的故事,在这里恕不赘述。总之,他也是一个游戏爱好者,尽管水平很糟糕。但他真的很喜欢打游戏。

他最爱的就是上海“静默”的那段时间,因为这样,他可以不用打工,也不用上学,天天在家打游戏,还有菜吃。

大毛小毛爱打游戏,我表弟也爱打游戏(只不过是水平有高低),大毛小毛打了20多年游戏,每天打游戏时间恐怕都在10小时以上。我表弟不过打了几个月,平时也就下班,放学之后玩一玩。

我很羡慕大毛小毛,甚至认为他们挺牛逼的,但我极度讨厌我的表弟,认为他是个废物。同样的人,同样的事,为啥我就有不一样的评判标准?

因为大毛小毛只是陌生人,我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但表弟是我的亲人,是我比较近的亲戚。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边,我就觉得无所谓,当个乐子看看。真的发生到了自己亲人的身上,我恰恰是不能容忍的。

这说明我这个修家具的朋友本质上和我一样。“静默”影响了他的生活,他也是不高兴的,他要是吃不饱或者吃不好,也是要发怒的。他看到上海某街道老人没法看病他也是生气的。

但是,“静默”发生在成都,那就都不一样了,这是为控制yq不蔓延做出的合理牺牲。谁再不满意,下场就是热带雨林,再不服你就看看《共存的下场,日本医疗体系崩了》就问你怕不怕?

哎,人啊,就这个德行。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