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被困在四川热浪中,我看到了可怕的现实 /

被困在四川热浪中,我看到了可怕的现实

上个月在中国重庆,干涸的长江主要支流嘉陵江。

上海——上个月,我带着妻子和五岁的女儿从上海的家出发,到中国西南部露营。

我们的目的地是四川省一个地区,在那里,源自喜马拉雅山脉的清澈河流经过陡峭的山谷,灌溉肥沃的低地,养活这个拥有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我的女儿伊芙琳去年才学会游泳,我们期待着跳入凉爽优美的山间水潭。

然而,由于今年夏天中国出现的历史上罕见的高温天气,我们遭遇的是气候变化带来的惩罚——饱受蹂躏的地貌,城市瘫痪,人们被推向极端的境地。

早在今年7月中国开始升温之前,全球气候早已敲响警钟。在美国、欧洲、南亚和其他地方,数以百万计的人忍受着极端的气温。即使是以凉爽潮湿著称的英格兰,今年夏天也遭遇了热浪,科学家称气候变化加剧了这种情况。

但持续数周的热浪席卷中国,其规模、持续时间和强度都令人震惊。整个7月和8月,它打破了气温记录,导致河流干涸,作物枯萎,引发野火,导致人们中暑死亡。这可能是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热浪。

而且它展现了人类将要如何适应的可怕现实。

气温高达45摄氏度,随着数亿中国人打开空调,用电量飙升。但这些电力从何而来呢?严重的干旱使该国大部分清洁能源水力发电所依赖的河流干涸,严重影响了发电量。

这迫使向大气中排放温室气体最多的中国加倍使用碳排放量大的煤炭,以此弥补电力短缺。热浪造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如果在未来的极端天气事件中在全球范围内复制,抗击气候变化一些最严重影响的努力将变得更加困难。

在四川,我们所期待的雄伟、汹涌的山间河流不复存在:炎热干燥的天气使它们变成了涓涓细流,我们在网上挑选的深水坑,水位勉强到我的膝盖。我们每晚围着篝火聚会的希望,因限制干旱地区野火风险的禁令而破灭。

从相对凉爽的山里开车离开之时,我们受到了热浪的猛烈袭击。该国中部、南部和西南部低地的大片地区都酷热难耐。

我们驱车穿过以前往往葱翠的农田,驶向四川省会成都,经过数里枯萎的玉米地,车辆一辆接一辆地迎面而来,驶向山区。由于水电产量下降,当局采取了节电措施,导致企业关闭,空调也无法使用。人们纷纷逃往地势更高、更凉爽的地方。

地铁站停了电。到了晚上,建筑物黑洞洞的,路灯也变暗了。有一天,我们逃离冷清的街道,来到一家购物中心避难,希望能凉快一点,但由于限电,那里和室外一样闷热潮湿。

一个拥有2000多万人口的城市已经变得几乎无法居住。

成都不是唯一出现这种情况的地方。全国至少有262个气象站追平或创造了高温记录,对货运和交通至关重要的河流无法通航。世界第三大河长江的水位创历史新低,比近年平均水位低了六米。

鸡死亡或无法下蛋,人们用消防车水管冲洗猪,帮它们降温,四川著名的大熊猫躺在冰块上。由于停电导致电梯关闭,人们用桶和绳子把食物吊进公寓里。有些人干脆逃到地下隧道里乘凉。

中国人有个词叫“三大火炉”,指的是闷热的夏天最好避开的重庆、南京和武汉这三个城市。但在2022年炎热的夏天,半个中国变成了巨大的烤箱。

虽然上海属于较为温和的沿海气候,但我们回家后几乎没有喘息之机。今年夏天,这座中国最大的城市气温飙升,多次超过37.8摄氏度,导致当局数次针对极端高温发布公共安全警报。你几乎无能为力,只能蜷缩在家里,把空调开到最大,从6月开始,我们几乎一直不停地开空调。我在中国住了好几年,夏天似乎一年比一年热。

中国政府现在警告说,秋收面临风险,令人担心粮食进口需求增加可能加剧全球粮食危机。更糟糕的是,热浪造成的电力短缺已经引发呼吁,要求中国放慢从煤炭到可再生能源的过渡,以保持经济运行。

今年夏天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即使全球采取一致而积极的行动来遏制碳排放,这也将是一段艰难的旅程。

Matthew Bossonss是上海网络媒体平台Radii的主编。他自2014年开始在中国居住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