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本地 /
  3. 专家怒曝政府被宰了 小程序费用多花50倍 /

专家们怒曝加拿大政府花5400万元开发的小程序 成本不到100万

据《环球邮报》报道,曾为大型企业客户开发应用程序的加拿大科技业领军者称,联邦政府对ArriveCan的5400万元标价,令人难以接受。他们解释说,根据经验,大多数应用程序的开发成本都不到100万元。

他们还质疑为什么政府不直接与一家加拿大应用程序开发商合作,而是与23个独立的承包商和数量不详的额外分包商合作。

Changes are coming to the ArriveCAN app to help travellers "save time"
图源:Wandering views/Shutterstock

科技投资银行家、INFOR金融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Neil Selfe说:“我和加拿大科技界的人谈过,他们都很愤怒。”

《环球邮报》对ArriveCan应用程序相关联邦合同的分析发现,该应用程序今年的总支出将超过5400万元,是政府最近公布的支出的两倍多。

此外,调查还发现,在这款应用上接受联邦政府工作最多的渥太华地区公司GCstrategies,只有不到5名员工。

该公司告诉《环球邮报》,它正在与十几个政府部门合作,并通过超过75个分包商履行合同。然而,该公司和政府表示,由于联邦采购规则中的保密条款,不能透露分包商的身份。

该公司还开发了COVID Alert应用程序,用于帮助追踪密接者,但已被关闭。据报道,这款应用的标价为2000万元。

ArriveCan是供旅行者上传与COVID-19措施有关的强制性健康信息,之后扩大到允许用户在飞往加拿大前72小时内回答海关和移民问题。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最初表示,有5家公司接到了开发该应用程序的合同,但后来透露,这项工作涉及27份合同,23家不同的公司。

负责CBSA的公共安全部长Marco Mendicino周四为ArriveCan的费用进行了辩护。

他说:“这是一个必要的工具,”现在它是自愿使用,将用于海关申报。“对于那些想要使用它的人来说,这是一项可以延续下去的投资。”

Roach Capital的投资者Fahd Ananta曾在Snapchat和Shopify担任高级产品主管。他说,无法理解ArriveCan的价格是如何攀升到5400多万元的。

他说,以他的经验,为一个大公司客户开发一个应用程序的成本不会超过150万元,而且开发人员会在拿到这么大的合同后庆祝一番。

“这太离谱了,”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在我看来,我认为他们被宰了。”

类似地,Apply Digital公司的首席执行官Gautam Lohia曾开发过许多应用程序,他告诉《环球邮报》,他的公司为全球机构开发了复杂的软件,与ArriveCan产品相当的成本都在7至8位数之间。

他在谈到ArriveCan时说:“我用过很多次,它并不复杂.。”

“两年半的时间里,5400万的费用实在是太高了。”

周四,《环球邮报》采访了7位加拿大科技公司高管,询问他们对政府的价格和外包工作方式的看法。这七个人都表示,从技术角度来看,这款应用相对简单,成本不应该接近5400万元。

Richard Hyatt是一名企业家,他创立了几家科技公司,现任Candr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为二维码的使用提供方便。他称ArriveCan应用程序“很糟糕”,并呼吁对成本为何攀升如此之高进行审查。“这说不通,”他说。

Lazer Technologies的联合创始人Zain Manji表示,政府的做法引发了很多关于其决策的问题。

他说:“在这款应用上的花费令人震惊,尤其是在开发资金和资金分配方面。”

总部位于多伦多的Rangle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Nick Van Weerdenburg说,他的公司很可能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花25万元就开发出了这款应用。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应用程序,”他说。

他补充说,政府转向一家主要将工作外包给分包商的公司是“完全不可接受的”。大约有100家加拿大科技公司可以直接开发这款应用,成本要低得多。

Maverix Private Equity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加拿大创新者委员会(Council of Canadian Innovators)联合创始人John Ruffolo表示,渥太华应该通过采购为加拿大科技行业提供更多支持。当一家加拿大公司主要依靠身份不明的分包商受雇时,无法保证工作留在加拿大。

他说:“为一款非常普通的应用支付这么高的费用似乎令人震惊。”

保守党议员、公共安全评论员Raquel Dancho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所有的疫情支出和合同都应该接受审计。这款应用一直被批评会在加美边境造成不满,很早就该废除。虽然9月30日起它不是强制性的,但Dancho说,应该放弃。

“继续这么昂贵的东西是不合适的,”她说。
新民主党议员Taylor Bachrach表示,自由党政府未能对ArriveCan的成本做到透明,而且一再选择通过外包“让私营企业致富”,而不是加强加拿大的公共服务。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 @ 10-07 12:33
    您已点过赞
    这就是皿煮国家的腐败
  • @ 10-07 12:40
    您已点过赞

    加拿大政府越来越狗血了。不懂技术 不懂金融,只会签支票。很多猫腻,到头来人民遭罪。 ...

    加拿大政府不是只会签支票那么简单. 2020年的we charity丑闻, 表面上是加拿大政府只会签支票, 其实土豆家里的人从那里拿钱了, 人家签支票时不傻!
  • 您已点过赞
    政府不开源节流,却铺张浪费,早该下台了!
  • @ 10-07 12:34
    您已点过赞
    加拿大政府越来越狗血了。不懂技术 不懂金融,只会签支票。很多猫腻,到头来人民遭罪。
  • @ 10-07 13:29
    您已点过赞
    政府就是要外包出去才会有人分到利益! 又有保密协议可以做到不透明对社会公众交代!
  • @ 10-07 12:38
    您已点过赞
    所有人都说一百多万,但是当合同到他们手上一定也是几千万,所有政府采购都是大肥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