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叙事过剩之下 看到消解苦难的亮光 /

叙事过剩之下 看到消解苦难的亮光

很久没更新内容了。处在一个空洞单调、冰冷坚硬、乏善可陈的时空,有啥好说的呢?

有的只是置身宏大叙事中,无处安放的焦虑与黯然。

是富士康返乡员工的际遇,触发了写几句的欲望。

面对疫情,这群背井离乡在郑州打工的孩子,翻越围墙,逃离厂区。

他们拖着行李,穿过麦田,迈过大桥,踏上高速,星夜兼程,徒步朝着家的方向。

这当是他们一生中,走过的最长的路了。

“就这样沉默地走在中原大地上”,看到这样的文字标题,顿生恻隐之心。这是一群大都跟我家孩子同龄的年轻人。

好在沿途路边,有很多人自发摆放了饮用水和食物,免费向他们提供。

好在有货车司机,停车捎带上他们,能拉多远就拉多远。货车载人,这可能面临被重罚。

好在有人提醒,货车夜间行驶,请尽量避开应急车道,因为上面有赶路的孩子们。不少人跟着如此喊话,唯恐声音不够大。

不免唏嘘。我承认自己正在老去,但凡面对善意,面对跟年轻孩子相关的事情,常常多愁善感。

但是,对此我并不想写成乐善好施、守望相助之类的赞歌文本。

今天一直在想,这些施以援手的人,同样卑微而弱小,被命运裹挟的同时也在与命运缠斗。

在这艰辛的年月,他们的生活或纷乱如泥潭。

当弱者身陷困顿,同为底层的人伸出援手,这种相互取暖,不关乎利益,皆是人性的悲悯使然。

尽管历经现实的种种不堪,小人物的悲悯情怀,仍在不经意间走进人们的视线,还原个体生命与人性的平凡属性。

今晚看到报道说,当地官方已安排专车进行“点对点送返”。这不过是舆论倒逼的结果,先行一步的底层小人物,远比你们厚道和真诚。

眼下是一个宏大叙事过剩的年代。宏大叙事并不在意小人物的真实日常和悲欢。

小人物的个体命运,被抽象化的数字和概念所代替,个体像是被晾干的芥草,淹没在历史河流中。

被大时代消磨久了,我们也就真的以为,这种宏观叙事的方式是生活的日常真实了。

是的,宏大叙事可能将一个个本来拥有完整精神性的人,撕成一块块“历史碎片”。

身在底层,现实的不堪和命运的荒诞,或会强化我们自身的局限性。但对于同类,我们可待之以悲悯。

在罗素眼里,三种单纯然而极其强烈的激情支配着他的一生,即“对于爱情的渴望,对于知识的追求,以及对于人类苦难痛彻肺腑的怜悯。”

——“爱情和知识只要存在,总是向上导往天堂。但是,怜悯又总是把我带回人间。”

诚哉斯言。这些给予富士康返乡人员的善意,将我们从日常的琐碎和卑微中提升起来,生活霎时照进一缕亮光。

苦难似乎正未有穷期。芸芸众生惟有相互秉持悲悯之情,而非互踩互害,才能淡化、消解苦难困境带给我们的精神和物质双重伤害。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