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表里不一的福克斯电视台要怎么办? /

表里不一的福克斯电视台要怎么办?

报道分析了特朗普最爱的电视台福克斯电视,在特朗普下台后会走向何方。其中最有意思的,可能是报道中提到福克斯电视台在疫情问题上是如何表里不一的,一方面为了收视率大肆迎合保守派观众,称新冠为阴谋,另一方面却在内部实现严格的措施以防止传染。

在一个典型的工作日晚上,如果花几个小时看福克斯新闻,你可能会发现,拜登要是真当选美国总统了,那就是一场大灾难。 在黄金时段,福克斯主持人劳拉·英格拉汉姆最近警告她的观众说,“布尔什维克和亿万富翁”正在推动拜登的竞选,而资深的福克斯撰稿人丹·邦吉诺,干脆说拜登的竞选活动是“总统选举史上最大的骗局”。

就在上周,福克斯的主持人肖恩·汉尼提派了一个摄制组前往拜登的住所,要求就据说是拜登儿子笔记本电脑内容的问题作采访,该电视台的资深政治分析师布里特?休谟,也在节目中多次称这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老态”。

但幕后老板,却平静的很。这位一手将福克斯新闻扶成美国最具影响力的保守派政治平台的人,完全相信拜登会赢——坦率地说,他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 现年89岁的亿万富翁鲁珀特·默多克,其家族控制着福克斯新闻的母公司。

他告诉同事,他会认可特朗普在11月的败选,顺便还抱怨总统目前的低支持率是由于老犯同样的“主动错误”,如果他听从了自己关于如何应对大流行的建议,这些错误都可以避免。这些消息来自匿名的同事。

说是政治保守派,但默多克在与政界人士的关系上,一直是一名实用主义者。在合适的时候,他会支持自由派候选人,比如英国前工党首相托尼·布莱尔。 他与特朗普相识已经数十年了,后者经常为他的《纽约邮报》小报提供消息和题材,但是默多克最初对特朗普当总统的想法并不感到兴奋。

2015年7月,他在推特上写道,“唐纳德·特朗普什么时候才能停止让他的朋友难堪,更别提让整个国家难堪了?” 默多克甚至有意支持希拉里,并邀请她见面。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她拒绝了。 当特朗普的成功可能性飙升时,默多克也开始紧紧跟上,最终得到了能够与白宫直接通话的回报。

去年,这位大亨以710亿美元的价格将自己公司的大部分股份卖给了迪士尼,尽管交易规模庞大,但最终几乎没有遇到联邦监管方面的障碍,特朗普在交易宣布的当天还致电默多克表示祝贺。 默多克仍然保留着福克斯集团的控股权,福克斯集团拥有福克斯新闻、福克斯电视台和福克斯体育;以及新闻集团,拥有默多克的报纸和其他数字财产。

但大流行让事情起变化了。默多克忧心地看着特朗普淡化危机,于是安排他的亲信之一、新闻集团首席执行官罗伯特·汤姆森,在3月份一次以前不为人所知的会议上向特朗普谈到了病毒的风险。

同样在默多克的鼓励下,福克斯新闻著名主持人塔克·卡尔森于3月初访问海湖庄园,敦促特朗普更认真地对待病毒。 但大约在同一时间,福克斯的名主持英格拉汉姆曾两次到总统办公室采访,一个是推介羟氯喹,这是一种争议极大也未经证实的新冠治疗药物,美国总统简直是迷上了这种说法;另一次是敦促特朗普重新开放全国经济,这都是她在黄金时段宣布的所谓权威意见。

而另一位福克斯名嘴汉尼提,把新冠疫情比作一个“新骗局”,民主党人和媒体利用其来攻击特朗普。同一电视台的名嘴卡尔森在敦促观众认真对待这种病毒一段时间后,很快就转向了怀疑态度,把那些担心这种病毒的人比作“华盛顿的许多食尸鬼,他们迫使我们的军队发动毫无意义的战争”。

这些福克斯名嘴在电视上的言论,与公司对疫情的反应形成了鲜明对比。当时福克斯新闻的高管们实施了严格的措施,保护员工免受日益严重的感染影响。但这种表里不一的反应并不会影响收视率。 尼尔森媒体研究公司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约有6万名美国人死于冠状病毒,福克斯新闻却创下了当时电视网络历史上黄金时段收视率最高的记录。

一些广告客户在被名嘴们淡化疫情言论激怒的活动人士推动下,抵制了福克斯电视台,一些分析家因此预测福克斯的收入会下降。 但在这个收视率极高的选举年,福克斯是收视率战争的赢家——标普全球市场情报预计,福克斯的广告收入可能达到11.5亿美元,较去年有所增长。

默多克的儿子、福克斯公司首席执行长拉克兰今年5月对投资者说,福克斯的年轻观众几乎增加了一倍,这些观众对广告商具有吸引力。 10月份,福克斯新闻黄金时段的观众人数超过了其他任何有线电视节目,也超过了美国广播公司(ABC)的《未婚女子》、《名人家庭争斗》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最薄弱环节》。

但是2021年呢? 福克斯电视台目前的主持阵容,与特朗普当总统这事儿高度匹配。 汉尼提、英格拉汉姆和珍宁·皮罗保守派意见领袖名嘴,利用与特朗普的私人关系获得了收视率,还有晨间节目《福克斯与朋友》,已经是特朗普上电视的首选。

在《五人组》等节目中,达纳·佩里诺和格雷格·古特菲尔德等特朗普怀疑者已经不再矜持,谁批评特朗普,他们就批评谁。 与此同时,福克斯商业电视网则专注于金融业务,通过对政府官员和特朗普本人的独家采访,让特朗普在舆论界的盟友卢·多布斯和玛丽亚·巴蒂罗姆声名大噪。

如果拜登获胜,这种特权就消失了。 然而,默多克一直认为福克斯新闻最初的弱势地位会是它的优势所在。虽然他很看重进入白宫的机会,但他也准备迎接一位新总统——部分原因是,这可能会让福克斯在共和党中占据核心地位,就像特朗普在共和党中占据核心地位之前一样。

CNN前总裁乔纳森·克莱恩说,“福克斯会在反对派中兴旺发达,因为他们有一个现成的坏人当靶子可以痛骂一顿,拜登的胜选将对福克斯的业务大有裨益。” 默多克的一位高管设想,在拜登政府的领导下,福克斯黄金时段的节目将成为“抵抗运动的旗手”。

福克斯的前高管们指出,如果特朗普在11月的大选中落败,福克斯可以找到前进的道路,就像在奥巴马执政期间,福克斯在支持茶党(共和党内的极端右翼派别)运动方面所扮演的角色。

曾在福克斯工作,今年1月才离开的肖恩·格拉夫说,如果会有什么变化,可就能就是福克斯会更成功,针对拜登的争议还会有观众,而且很少有人想信,保守派的观众会放弃福克斯,转而选择那些竞争对手,比如保守派的后起之秀One America News或Newsmax。

对福克斯新闻来说,更大的风险是,随着围绕着特朗普及其政府的狂热争论消失,观众可能不愿意再看电视节目。后特朗普时代,所有有线电视新闻机构都存在这种风险。保守媒体通常在攻击别人时比辩护时干得更好,但特朗普打破了这种模式,因为媒体对他的每一条推特和丑闻都有点上瘾。

拜登可能也是一个例外。 一位资深的保守派媒体高管表示:“他太无聊了,在左和右两边都没有激起多少狂热,因此很难找到针对他的话题。” “无法想象拜登偶尔的失言和结巴,会比特朗普用税务欺诈行为剥削了美国人民更邪恶,”卡尔·卡梅伦说。他在自己创办的进步新闻聚合网络工作了多年。

福克斯新闻媒体网络的后台工作人员表示,该公司新闻部门的大多数工作人员既不支持特朗普,也不支持拜登。相反,他们只是因为报道特朗普疯狂的第一个任期而疲惫不堪。

汉尼提因总统热衷于在他的节目中亮相而大获成功,他可能是面对特朗普下台最尴尬的福克斯评论员。今年早些时候,他签下了一份新合同,但在8月的一次采访中表示,他已经在考虑何时离开福克斯电视台。他说:“我对自己发誓,我不想拖到最后。”

但是福克斯的资深人士说,新闻方面的明星,如布雷特·拜尔和克里斯·华莱士,会有更好的发展,因为他们与民主党人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密歇根州州长格雷琴·惠特默刚刚在华莱士的“福克斯周日新闻”节目上露面,在节目中指责特朗普的言论鼓励了一次未遂的绑架企图。 拉克伦·默多克表示,他相信拜登当选总统不会损害公司的利润。

他在9月的一次会议上说,“我们的支持率在多届政府中都有所上升,不管是哪个党。”事实上,自2002年以来,福克斯新闻一直是有线电视新闻网络的老大。

如果特朗普离开白宫,福克斯新闻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是:他会去哪里? 在2016年赢得大选之前,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探讨了成立一家聚焦特朗普的媒体企业的可能性。不管怎样,特朗普离任后几乎肯定会试图维持某种媒体形象,所以福克斯可能不得不与他竞争——无论是作为自己频道的供稿人还是竞争对手。

老默多克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频繁地与特朗普交谈,但他的助手表示,11月3日之后,这些交流可能会再次出现,届时特朗普要么将成为第二任总统,要么将成为媒体圈的自由人。 CNN前总裁乔纳森·克莱恩说:“也许默多克可以把车倒回去,付钱给特朗普,让他随意在福克斯的节目中露面。特朗普可能更喜欢这一点,而不是必须真正经营一家真正的企业。”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