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江西杀妻抛尸案开庭 受害者母亲这天终到 /

"江西杀妻抛尸案"开庭 受害者母亲 这天等太久

5月18日上午9时许,曾备受关注的“南昌杀妻抛尸案”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上午8时30分,受害者母亲张芳(化名)和一众家属及律师抵达法院,家属们穿上了印有“严惩凶手,为民除害”标语的T恤。

在法院门口,张芳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她希望法院能判处凶手王某龙死刑,还女儿一个公道。张芳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我等这一天等了太久,昨天晚上几乎一夜没睡。”另一位家属也称,他们认为王某龙手段残忍,请求法院能够判处王某龙死刑。

极目新闻记者 姚赟 江西南昌报道

易慧(化名)离开后的217天里,母亲张芳(化名)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只要一躺上床,51岁的张芳脑子里会时不时“回放”女儿遇害的细节:易慧被堵在卫生间里,一双残暴的手将她掐晕,直到没了呼吸。

2020年10月13日,易慧在家中被丈夫王某龙残忍杀害。事发后,王某龙为了掩盖罪行,不仅将易慧的尸体装进箱子抛尸赣江,还冒充她向单位请假,和张芳聊天。

如今,易慧的尸体还存放在殡仪馆里。而她的母亲张芳,为了早日安顿好女儿的身后事,联合亲友向法院提交了一份请求书,希望能严惩王某龙,还女儿一个公道。

依靠安眠药才能入睡

5月18日下午,张芳匆匆忙忙复印完开庭的资料,从打印店门口出来,一抬头发现突然下雨了。

她理了理手里的材料,轻声嘀咕一句:“明天就要开庭了,老天爷都在为我女儿哭泣。”

从打印店到家楼下的几百米距离,张芳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手机。她一边跟律师商量开庭的细节,一边回复明天和她一同参加庭审的亲友们的问题。

“我很久没有这么忙过了。”张芳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女儿出事后,她也到了年龄,就退休在家,平时也不太出门。

而女儿出事前,张芳除了上班,经常会去健身,偶尔跟闺蜜去学跳舞,还会去女儿女婿家给他们做饭。

张芳记得,去年10月12日,自己还去女儿家里,给他们做了一顿饭,没有什么异样。10月13日晚上,她给女儿发起了微信语音,没人接,之后女儿的微信号回复称,在忙。接下来几天,张芳每次跟女儿发起语音聊天,对方总会以各种理由称不方便接听。

直到10月17日,张芳彻底联系不上女儿和女婿,她给女婿王某龙的父母打电话,得知两口子出事了。

张芳事后从警方处得知,10月13日晚,王某龙和易某慧因为琐事发生了争吵,易慧想要避开争吵出门,但被王某龙堵在了卫生间里。

他用左手掐住易慧脖子时候,对方不断向后退直到不能再退。等她反抗时,他便改用双手掐住了对方的脖子,直至易慧窒息死亡。

易慧死后,王某龙为了掩盖罪行,不仅将妻子的尸体装进箱子抛进了赣江,还伪造了其在世的假象。他一边用妻子的微信号跟单位请了假,并跟张芳保持着联系;一边跟朋友逛街吃饭,还约女网友开房。

得知女儿遇害的消息时,张芳就晕了过去,被亲友们送到了医院抢救才苏醒过来。她哭着说:“我也不想活了”。

那之后,张芳的生活彻底乱了,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

她夜里常常睡不着,半夜躺在床上,脑子里全是女儿的画面。她没办法,只好起床从卧室走到客厅,再到厨房,转上个几圈。白天困了,就眯一会儿。

那段时间里,她的头发白了一半,人也瘦了不少。亲友们看不下去了,强行带着她去染了头发。

直到现在,张芳依旧会失眠,每晚要靠安眠药才能入睡。

仍为女儿保留一间房

女儿走后,张芳觉得没办法在原来的地方住了,她搬了一次家。

她将现在的房子腾出一间,按照女儿生前的喜好,将女儿的遗物整齐放置。

易慧生前很喜欢粉色,床褥、杯子、袖套、暖水袋都是粉色带卡通图案的。

张芳说,房子不住人经常会落灰,她隔几天就要来打扫一次,偶尔会在这里发发呆,这让她“心里舒服一些”。

她有时候也会在微信上给女儿发消息:“宝贝,妈妈好想你啊”。然而对话框那头,再也没人回话了。

易慧是张芳唯一的女儿。女儿11岁的时候,张芳与前夫离婚,独自将女儿带大。

张芳说,女儿易慧性格开朗,毕业后进入了当地一家法院工作。基本上所有人提起她,都会说一句,这丫头挺招人喜欢的。

2017年,易慧驾车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认识了处理事故的辅警王某龙,两人随后萌生了好感,确立了恋爱关系。

张芳觉得王某龙性格沉闷,家庭环境也比较复杂,并不是很看好这段感情。

但没想到的是,易慧却已经陷入了爱情里,她找了个借口将家里户口本拿了出来,瞒着大家跟王某龙领了证。

“女儿喜欢,我也只能衷心祝福他们俩。”张芳说,易慧先斩后奏,她也没办法。做母亲的,也只能希望女儿能够和枕边人白头到老,幸福过一辈子。

从那时起,张芳也将王某龙视为了一家人。她不仅在经济上支援易慧夫妻俩,生活里的照顾也无微不至。

“一有时间,我就变着法儿给他俩做吃的。”易慧夫妻不爱吃鱼,张芳就经常去菜市场买排骨,又是红烧,又是炖汤。

张芳说,她原本想退休后,就照顾好小两口,以后带带孙子,结果现在这一切美好都成了泡影。

只想讨回一个公道

大部分时候,张芳是被痛苦和愤怒包裹着的。她每天想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为女儿讨回公道”。

“杀人凶手”几乎成了她用得最多的词,她不愿再称王某龙的名字,而是用“那个杀人凶手”来替代。

亲友们也都忿忿不平,“这么残忍,怎么能不判死刑”。亲友们联名向法院递交了一份申请书,请求法院判处王某龙死刑。

张芳说,事情发生后,有无数的人来安慰过她,有人劝她“想开点”。

“怎么能够想得开?我女儿的尸体都还没火化啊。”张芳说,自己要不是想着为女儿讨一个公道,她根本就撑不到现在。

5月19日,“南昌杀妻抛尸案”将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有很多亲友都想去旁听,但人数有限制,张芳一直在纠结,到底选哪些亲友去旁听。所以,随同出庭的亲友名单,换了又换。

5月18日,张芳赶在法院下班前,将相关材料送到了工作人员手里。

交完材料后,张芳给辩护律师和亲属们打了个电话,叮嘱大家今晚早点休息,并对每个人说了句:“希望明天会是我希望的结果”。

生活服务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