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对美国“印太经济框架”的三点质疑 /

对美国“印太经济框架”的三点质疑

一个“台湾缺席”的IPEF,也就是没有纳入一个在资格与条件上堪称“模范生”的台湾,那麽IPEF是否仍是一个完整而有效的经济框架?(美联社)

美国总统拜登5月20日启程访问韩国与日本,并在23日与日本共同发表“印太经济框架”(IPEF)。这场声势浩大的经济规划与外交动作,除了弥补川普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所产生的战略缺口之外,也将影响印太地区未来的地缘经济结构。但这项规划,充满各种矛盾与缺点,是否能产生预期的作用与效果,还在未定之天。

第一个质疑:IPEF何以没有纳入台湾?

IPEF并不是军事安全架构,而是经济整合的互助方案,但从地缘经济与经济安全的角度来看,仍是一项带有呼应和连结军事性“印太战略”(Indo-Pacific Strategy)并对中国进行围堵的政经战略。然而,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Jake Sullivan)22日表示,美国并没有把台湾列入首轮参与国家的名单,但仍会寻求和台湾深化经济伙伴关系,简单地说,IPEF排除了台湾。问题是,在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对台海安全与台湾高科技实力表达高度关注之下,一个“台湾缺席”的IPEF,也就是没有纳入一个在资格与条件上堪称“模范生”的台湾,那麽IPEF是否仍是一个完整而有效的经济框架?

显然,美国还是忌讳中国,深怕因此激怒中国而在台海发生“立即而明显的危险”(clear and present danger)。这并非中共外事办主任杨洁篪在拜登出访前,就“台湾问题”向美国提出警告而产生即时的吓阻效果,而是美国在起草IPEF时,自始没有把台湾列入框架内伙伴。这意味美国自始不愿意在“国际框架”上与台湾形成“国际伙伴”而得罪中国,而是毋宁在“台美双边”的框架内处理台美经贸关系,简单地说,美国就是避免牴触“一中原则”,仅仅愿意在台美双边的“狭窄轨道”上,发展基本符合美国利益的经济伙伴关系。

尽管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Ned Price)在官方Twitter上,指责中共官媒不断“曲解”(misrepresent)美国的政策,宣称美国“并不支持”(does not subscribe)中国的“一中原则”(one China principle),宣称美国依然致力于长期并获得两党支持的“一中政策”(one China policy),亦即基于台湾关系法、美中三联合公报与六项保证。“原则”(principle)与“政策”(policy)有何区别?当然有,那就是“一中”既不是原则,也不是政策,而是美国自主决策、独立执行,并以美国利益为出发点的“一中外交”(one China diplomacy)。然而,尽管看起来“挺台抗中”但是把台湾排除在IPEF之外,不把台湾视为印太区域重要的经济伙伴,并不符合美国宣称的“一中政策”,反而是呼应中国坚持的“一中原则”。简单地说,美国一再宣称台美关系“坚若磐石”,但是在涉及国际地缘政治架构下,美国依然只是愿意在台美双边的“可控范围”内执行美国版本的“一中政策”;更简单地说,美国还是极力避免在国际框架上触怒中国。

第二个质疑:IPEF是“美国版的‘一带一路’”?

尽管美国试图将IPEF与“印太战略”(IPS)相结合,乃至进一步与欧盟、北约串接形成“印太北约”,最终对中共形成“洲际战略围堵”,这就是在拜登行前接见芬兰与瑞典领导人的原因。但如果不是这样,或难以达成,那麽IPEF就只是一种类似于RCEP的经济协作框架,或称“美国版本的‘一带一路’”,其效果只在于与中国争夺印太地区的经济版图,也就是不让此一地区的经济利益让中国“整碗端去”。那麽接下来的问题就在于,印太区域内的国家究竟认为“亲中”有利可图?还是“抱美”另有斩获?

即使韩国气势雄伟地宣称,将致力于与美国共建“全球全面战略同盟关系”,但韩国果真愿意全盘放弃在中国的经济利益?还是只是想“脚踏两条船”?即使日本更愿意强化美日同盟,更加关注台海安全,但日本真正关心的是作为能源运输生命线的台湾海峡,未必是台湾本身的安全与存废。新加坡虽然也抢先加入IPEF,但新加坡果真愿意抛弃长久的亲中传统,令人质疑。换言之,如果不能彻底摆脱中国,或者美国无法说服域内国家彻底告别中国,那就意味对于中国的“市场依赖”依然是IPEF的软肋和致命伤。简单地说,印太国家是否愿意终止“中国依赖”而协助美国发展其印太利益?还很难说。

即使韩国气势雄伟地宣称,将致力于与美国共建“全球全面战略同盟关系”,但韩国果真愿意全盘放弃在中国的经济利益?图为美韩总统21日共同发表联合宣言。(美联社)

反观台湾,由于受到中国最直接的威胁而坚守“抗中保台”政策,甚至愿意牺牲大部分中国市场的利益而捍卫自身的民主体制,这种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双料模范生”,却被美国排除在框架之外,这对台湾而言情何以堪?对美国而言又如何自圆其说?

第三个质疑:美国优先?还是印太优先?

IPEF当然必须包含东协国家,否则就不叫“印太”,这也是拜登在行前一周主持“美国-东协特别峰会”的原因。但从会后发表的《联合愿景声明和事实清单》来看,美国虽然提供东协国家在海事安全、海上执法、海岸巡逻等方面的投资与援助,但目标仍是维持南海的自由航行,也就是美国在南海的战略利益。然而,美国如果没有提供东协产品进入美国市场的通道,降低美国对东协国家市场准入的门槛,而只是一味提供东协国家在清洁能源、劳动环境、低碳建设等等“高档经济”的投资,对于以制造业为主的东协弱势国家来说,这些投资也只是“美国巧克力”,而不是满足日常温饱的米饭面包!

台湾须深思“单方押宝”

尽管IPEF不会如中国所唱衰的“必将失败”,但仅仅排除台湾这一点,就注定这个经济框架是一个“断链框架”。美国不时宣称台美关系坚若磐石,但在关键性的国际经济框架下,却因避免触怒中国而排除台湾,那麽所谓“磐石”可能只是“一盘鹅卵石”。我一再提醒,“大国承诺”可以听听,但不可轻信。台湾执政当局的“单方押宝”,须再深思!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