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中国女留学生自曝遭法学教授下药迷奸 /

中国女留学生自曝遭法学教授下药迷奸

昨日,有网友在微博实名曝光江苏师大法学院讲师#孙某灿#在荷兰做访问学者期间,对其下药迷奸,并偷拍她的裸照用以威胁她不能报警。

以下为受害人本人自诉

微博截图

在导师、校保卫处、同学以及华人朋友的鼓励和帮助下,在2019年10月26号在荷兰报警。直至10月31号,期间做了三次笔录,并配合警方完成了证据的搜集。

过来学习荷兰法律的施害人孙某灿,深知如何利用这一法律空子,趁这段时间潜逃回国

2019年11月20日,我踏上了回国追凶之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的第八条:中国公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的犯罪,由其入境地或者离境前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被害人是中国公民的,也可由被害人离境前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

第一次报案,是2019年11月22日,在徐州,这是J苏师大的所在地。当我拿出代表中国驻荷兰大使馆以及荷兰外交部双认证的报案材料,交给他们时,接案人员扔到一边,说:“这说明不了什么,我们不看这个。”

后来虽然做了三次完整的笔录,但至今仍未立案。

同样在11月6日,我把孙某灿在荷兰的强奸行为举报至J苏师大纪委,但是,直到2020年2月,J苏师大纪委才给我回复邮件说:这件事不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

最初,我的微博“田XX”公开呼吁时,就受到孙某灿对我的攻击,他扬言自己是学法律的,不论在中国还是荷兰打官司,他都不怕,甚至说:

“老子连律师都不用请”,“我是搞立法的,他们司法机关执行的法律就是我研究的。我现在还有一个课题就是推动'无罪推定'”。

然而,他所谓的“无罪推定”,竟然认为“J苏师大不作为”因此说明他无罪!

现在案发已经5个多月了,而案件却一直没有进展。由于签证问题,我不得不于2020年2月中旬返回了荷兰。在返荷之前,我曾向接案机关要立案公文,他们的回应是:目前没有立案,不能给你出具立案公文。他所在的大学也没有处理他,任由该校其他女生处在被他侵犯的风险之中。

咬破自己的手指,用鲜血写下的“J苏师大强奸案”几个大字

据悉,受害人本人,是在荷兰读书的中国留学生。

被孙某灿施暴之后,曾精神崩溃、自杀未遂、重度抑郁,在心理医生、亲人、朋友们的呵护与鼓励下,才一步步转为坚强!

而她的两个账号已经三次被封!其中一个账号 @用户7436169251 在发文仅仅两天之后就被封。目前新浪微博在删贴,降热度。

孙某灿 江苏师范大学法学讲师

在江苏师范大学的官方网站,可以看到:孙某灿是鲁东大学教育学学士、东华大学管理学硕士、复旦大学法学博士。2017年至今,在江苏师范大学从事宪法与行政法学教研工作,曾在《中国行政管理》、《清华法学》等期刊发表多篇论文。

“律己师人,致公天下”的院训。

2019年10月24在荷兰药奸女生,接着用裸照威胁不能报警导致错过最佳报警时间,从而逃回国内,受害者在众人鼓励下公证报案材料然后在徐州报案,至今仍未立案。

最近的鲍毓明性侵养女事件,可能就是一个事先设计好的性侵

前几天就有新闻“爆料”:1、鲍某人品极佳。2、对小女孩是真爱,百般疼爱。3、小女孩恩将仇报,忘恩负义。

40多岁老男人威胁、强迫、控制14岁幼女,本是一起恐怖事件。但鲍毓明,逃进恋爱的保护壳里,想拼命澄清跟星星不是养父女关系。

网友深扒鲍毓明背景

微博图片遭删引网友热议: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发过一个文件:

对已满14周岁的未成年女性女性负有特殊责任的人,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利用未成年人孤立无援迫使其就范的,这类案件可以以强奸论处。网友在水木社区发帖,表示鲍毓明为了跟养女发生关系,“足足”等了三个月

所以,毫无疑问,鲍毓明是一个十分精通法律的人。

不但精通法律,还钻研过“幼女性侵害”,知道法律存在哪些漏洞。

除了孙某灿、鲍毓明,很多知名法学者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也被曝光。其中,就包括法学家赵秉志

作为中国法学界绝对名流、赵秉志教授掌握着巨额学术权力和资源,除开作为教授,博导外,其还兼有16个社会职务,享受6项国家级荣誉,个人著述越250部(含合著)之多。可以说是绝对的重量级刑法大咖。

然而作为学术界大佬的赵秉志,却长期利用学术资源搞色学交易......18年7月,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院长赵秉志被举报性侵和强奸。

因“生活作风”问题被北师大党委予以留党察看,免去北师大刑法学院院长,停止招收研究生等处分。

中国出现的高知性侵案件也屡见不鲜

2019年新城控股董事长、上海市政协委员王振华性侵幼童;

2019年,上海财大已婚教授钱逢胜在校园里公然将女学生锁进车内性骚扰;

2020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被爆出猥亵女学生长达4年……

出于对公众人物的信任,人们一般也很难相信被侵犯者的爆料,尤其是这些人还拥有着知识分子的外壳。

这世上有些痛苦,可能真的无法共通。

全世界也许还有很多未知数量的性侵害事件和“荷兰留学生”一样未被立案。但至少现在集中爆发的几起性侵案,让人们重视到了性骚扰事件的存在和普遍性。

我们很难想象这些受害者要经历多么艰难的内心的煎熬与纠结,才能勇敢地揭露“侵犯行为”。

全世界也许还有很多未知数量的性侵害事件和“荷兰留学生”一样未被立案。但至少现在集中爆发的几起性侵案,让人们重视到了性骚扰事件的存在和普遍性。

当我们做不了太多的时候,起码不要停止发声。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