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华人 /
  3. 朝夕相处 -- 再忆我的朋友房东沃娜老太 /

征文:朝夕相处 -- 再忆我的朋友房东沃娜老太

我刚来加拿大不久就因问路在大街上认识了散步的爱尔兰裔老太沃娜并因她的热情善良而迅速成为朋友。我们一有空就相约一起玩了一段时间后,她的家我已去过不止一次,而我们每次在市区的约见都是在公共场所。能感觉到她对我住处的好奇。我便推说由于分租者众,房东不让在住处接待朋友。

(图源:[email protected] Caswell)

终于有一天我们在市区的共同活动结束了,我陪她到了车站,她不想回家,又陪我走到我的住处。未进门时她还在夸那座维多利亚式的尖顶房子漂亮,但当她了解了我住在阁楼间后,便认为条件太差,一再提出要我搬到她家去住。就像我有时在她家过夜那样,睡次卧就好。这样我能陪伴她。陪伴也是服务,我去住就不收房费,因为她从来也没做过房东。我能体会她真心要帮我改善居住条件又要为我省钱的好意。可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怕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由于她竭诚相邀,而寒假我无处可去又无事可干,便去她家度过了我远离家人的第一个圣诞节和元旦。我们寒假期间相处融洽,两个孤单的人都从相伴中获得慰藉和快乐,她便一再说服我开学后也不要再回我租住的唐人街阁楼间。

老实说我这人比较慢热,不是一个见一面就能与人轻易成为朋友的人。我平时不愿揽事也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在异国他乡与异族老太沃娜如此迅速成为朋友完全是由于她的诚恳和热情让我无法拒绝。她几次说邀我同住我也能看出她的真诚,但我遵循 “相处好,同住难” 的古训,不为所动,怕的是处不好失去这样一个朋友又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不便和被动。

在圣诞假期我们的日夜相处相伴中,她又多次提出要我就住她家,我便与她讲明,如果真要我住她家,我每月付给她200元房租,但我不住次卧而去住地下室(半完成,有卧室,浴卫,无厨房),我们共用她地面层的厨房冰箱。食品各自购买,有兴趣时可以互相分享。平时我忙我的功课和零工,晚上有课迟归悄悄进门下地库,尽量不影响她休息。我们谁有不舒服有必要时我就睡次卧互相有个照应。我有空时就陪她聊天散步打理房前屋后花草植物。我对房租很坚持,她最后同意我所有建议但坚持房租只收我租阁楼间要付的数额每月180元。

就这样我在她那儿住了八个多月,付给她的房租她也确实照收不误,但是这个钱她差不多还是都花在了我身上。首先是她每个月都给我买一张公交月票,理由是我原来住学校附近是不用花这笔钱的。其次我们二人一起去听了多伦多交响乐团的音乐会,看了当时正在上演的音乐歌剧 “西贡小姐”,更不必说时不时地去看一些电影和小剧场话剧。这些活动都是她安排的,票由她买,钱由她出。我要付钱给她时,她无论如何也不收并总说用的就是我的钱,是我给她带来那么多快乐时光。另外她还先后送给我帽子围巾袜子手套睡衣鞋子等实用物品,每次都说不是专门为我买的,是她以前年轻傻冒打折时买了没用上的,放着也没意义,不如让我用了。总之从做法到语言都很亲切,令我毫无文化族裔不同的感觉。既然她实心实意要这么做,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诚意不可却了。但也力求做到不要受之有愧。能帮她时我也毫不含糊。

(图源:[email protected]Aaron Burden

回过头来看,世界上的人不分族裔,诚恳善良的人的想法都是一样的。我们互相都是以诚相待,尽力相帮,谁都没有要占对方便宜的想法。另外我相信每个人都有不愿言说的事情或情绪不佳的时候。住在一起后我注意到她总体谈兴甚浓风趣幽默,但也有沉默寡言郁郁寡欢的时候。问她她就说想老伴了。她说老伴生病时忙着照顾老伴,老伴病逝她曾抑郁了很长一段时间并开始抽烟,后来查出乳腺问题才打起精神看病。手术成功让她看到了新的希望。听从医生建议戒了烟。我的到来让她有了新的活力去实现自己的愿望。我们互相尊重,互相包容,不打听隐私,不问敏感问题。比如她谈到老伴去世后她按照老伴要求卖了汽车和北边的度假屋,我不打听她卖了多少钱,不问她的财产收入养老金和存款,也不问她更老了怎么办,有没有遗嘱,房子留给谁。但是像陪她去看医生,帮她打扫卫生,打理门前和后院花草,到后院的晾衣绳去晾晒衣物床单等事,只要我在家,我都很乐意帮忙。有我在她身边,她就特别愉快。她喜欢很夸张地闻经阳光晒干的衣物床单,说有太阳的香味。这说法与我母亲一样,我自己也深有同感。

在相处和交谈中,我观察并了解到她虽高龄,但头脑清晰,思路敏捷,她衣着得体,举止优雅。家中物品和衣物精致但不多不少井井有条。除了做过乳腺癌手术左乳切除,平时连感冒都很少得,总体精神很好,身体无恙。她甚至让我看了她的手术疤痕和硅胶义乳。她注重仪表,平时就连散个步也必须戴上义乳梳头照镜穿戴整齐才肯出门。

老太应该不缺钱,但并不乱买东西。她生活规律,早睡早起,每天散步。饮食在我看来是过于简单,通常就是吃些面包色拉奶酪咸肉,只在周六早餐一顿吃两个只煎一面的半熟鸡蛋(英文叫Sunny-side up)。星期天早上吃一块三文鱼或牛排。喝的就是牛奶果汁和自来水。中午在外面散步随便一杯咖啡凑合。晚上还是三明治。周末不出门时会在下午泡一杯红茶,加糖加奶饮用。或许因为只有一个人懒得麻烦,从来不见她大烧大煮,煲汤炖肉。

我入乡随俗,平时也学她吃三明治,两片面包随便夹点什么就是一顿,出门带饭也方便。没啥可夹抹点果酱花生酱也行。周末有空我做些中国饭菜调剂生活,无论是米饭面条,炒面炒饭,炒青菜凉拌菜,饺子混沌,她都喜欢,更不用说宫保鸡丁和卤牛肉,我都与她分享,得到她真心喜欢和满口赞誉。

(图源:[email protected] Grout)

印象深刻的是她似乎对中国的一切都有兴趣。她说她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在地球的另一边有个神奇的中国。她问爸爸怎样才能到中国时,她爸爸曾告诉他如果在后院挖一个大洞,只要不停地挖,总有一天她就能像爱丽丝漫游奇境那样通过那个洞到达中国,她说她甚至还挖过几次,因为太难,后来放弃了。

她得知我姊妹众多,都受到良好教育,各有幸福的三口之家。对此她很惊讶女孩子们并没有像传说中的那样在出生时就被溺毙。不过她也强调说她对那种说法历来非常怀疑。她怀疑的依据是如果真的是那样,中国何来人口众多。

可能因为她没有孩子,我谈到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时她发表意见说他认为中国人的生育能力那么强,不搞计划生育也不得了。但一对夫妇只生一个也太少了,应该有两到三个才好,不然没有亲戚。这一点我不能不佩服她真的很有见地。有趣的是她还由中国人口众多推断出中国人性能力想必超强。我说我们这代人很多在婚前从未有肢体接触也没有像西人那样爱不离口,她说这就对了。爱就是要看心和行动。话说到此,我便问她怎么没孩子,是不要还是没有。她说不是不想要,就是没有。她和他老伴两家都是人丁不旺,没有亲戚,她自己只有一个侄子在蒙城,也快到退休年龄了。平时也不来往。我平时也没见有什么人与她来往,包括朋友。可以理解,人老了,亲戚朋友也都风流云 散了。

她老伴John也是爱尔兰裔,生前开一个小小的银匠店铺,是自谋职业者。她自己退休前是加拿大那家老牌百货公司Hudson’s Bay 服装部的雇员。或许是职业习惯,难怪她姿态优雅,热情大方。她和老伴是青梅竹马,从小就玩在一起,感情很好。她说老伴很节俭,不喜与人交往,但很宠她, 愿意挣钱为她花。两人都以为有对方就够了,也没领养孩子。一生就这样过来了。我见到她门前有一株枝繁叶茂的锥形绣球花树,整个夏天都开满了硕大的白色花朵,她说那是她为纪念老伴专门种下的。

(图源:[email protected])

沃娜说她们夫妇虽然出生在加国,祖上也是移民。她们的先辈们早年由于爱尔兰大饥荒逃来多伦多时住在包菜镇(Cabbage Town)。没有水没有电,忍饥挨冻,点蜡烛和马灯照明,到公共的水管房接水用。此情此景是否属实我没有考证,但历史上的爱尔兰灾民移民加拿大,想必也走过了一段异常艰辛的历程。

友好相处八个多月以后,我的家人要来了。我也在多伦多大学申请到了有补贴的学生家庭公寓。我从好友沃娜处搬了出来。虽然两人都十分恋恋不舍,我们还是只好分开了。此后在母亲节和圣诞节这样的节日时段,我都会尽量抽出时间带上蛋糕和鲜花去看望她,延续着我们的友谊。

又过了两年,老太在她还有能力的情况下通过社工中介律师会计师等卖了房子,进了养老院。我不得不佩服她在八十多岁的高龄如此果决干练。没想到的是她在养老院身体迅速衰弱并因癌症复发而过世。人老到了一定年纪,那就是风烛残年,真是说不行就不行了。

(图源:[email protected]

每当想起我们初识时她还是那样一个精神抖擞的优雅老太,没过几年说没有就没有了,都让我悲从中来,热泪长流。她给我留下深深的怀念,也让我对人老后那无法排遣的孤独无助无限唏嘘和感叹。

四时有序,生命无常。我们每个活着的人都且行且珍惜吧。对自己家的老人或社会上的老人都尽量关爱吧,因为每个人都有老去的一天。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诚征写手 欢迎来稿 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