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华人 /
  3. 华人亲述疫情期回国攻略——再难也得试试 /

征文:华人亲述疫情时期的回国攻略——再难也得试试

四月初收到母亲病危重的消息后,开始着手准备回中国,之前已有耳闻回国程序非常复杂,申请签证,订机票,公司请假,核酸检测一系列手续,耗时耗力,且有可能无法成行,但再难也得试试。

(图源:视觉中国)

首先申请签证。正常的旅游探亲签证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已经停办,曾经获得的多次往返签证也已无效,回国必须重新办理单次入境签证,目前只有人道主义, 商务技术需要才允许申请。 

我的申请自然属于人道主义需要,听说有各种原因被拒的,原则上海外华人没有特殊需要不要回国,所以我的申请能否被批准还是没有把握。

领馆的联系方式只有一个电子邮箱,我试着发出一个简单说明原因的邮件,第二天就有邮件回复让我准备申请材料, 这些材料包括签证申请表,邀请函,母女关系证明, 医生签名的病危重通知书, 诊断报告,个人情况说明, 疫苗证明,近两年是否出国声明,护照照片。因为找不到出生公证, 我临时去了朋友的公证处办理了母女关系声明。而护照照片必须数字上传,我尝试着自己拍数码像片上传,但不是分辨率低就是脸部不符合上传标准无法通过审核,所以最后还是去Shoppers拍了一张符合护照标准的照片。

这些准备手续大概花了一周时间,四月中旬把这些材料按领馆的要求全部附在邮件上发走,等待签证中心预审。等了一周,没有消息,继续询问,还是没有消息,忐忑不安挥之不去,总担心不符合申请要求被拒签。快失去信心的那一刻, 偶然发现在垃圾邮箱里躺着两封签证中心来的邮件,是让我补材料的, 时间显示这两封邮件几天前就发给我了,我因为没有查阅垃圾邮件而错过了。

按要求补齐材料后,签证中心通知我五月三号可以当面递所有的书面材料和护照,这意味着签证基本被批准了,但签证中心还是提醒我没有正式获批前不要订机票。递完材料后一周顺利拿到了签证。诚实的说,领事馆签证中心的办事效率还是快的,比预想的要好。

那时候已经是五月十号,下一步赶紧订机票, 五月多伦多直飞中国每周只有四个航班, 加航飞上海两班, 东航飞杭州一班, 国航飞广州一班,我只能选择加航或东航,因为急于回国,所以我计划在五月底前能飞走,这时候东航的票已售罄,加航五月底前已没有经济舱,旅行社朋友问我有高级经济舱, 票价要一万多加币, 走不走?当然走!熔断, 踢人的消息时不时传来,等到六月不知又会出什么幺蛾子,有了机票也未必能成行,不上飞机永远都是未知数。

(图源:新浪新闻)

订完机票开始准备做核酸检测,领馆有专门的指定检测机构,上飞机前要求做四次检测,所以找一家离家近的检测机构比较好。

因为每周只有四个航班从多伦多直飞中国, 且是固定时间,所以四次测试时间也很好推算,领馆网站上有明确的时间安排, 如果是周日凌晨的航班, 第一次核酸检测是前一个周日,第二次血清抗体检测是周四, 第三次核酸检测是周五, 最后一次抗原检测是周六下午12点以后。

凭着前三次的阴性报告, 向领馆申请国际健康码,这意味着周五早上做完核酸,晚上拿到核酸报告,要赶快上传阴性报告申请健康码,周六下午必须拿到健康绿码,凭健康绿码和抗原阴性报告才可以登机。当时还有个小插曲, 我周日做完第一次核酸, 结果领馆更新了检测要求, 5月21日后的入中国境内航班取消血清抗体检测, 只要两次核酸加一次抗原就可以了。所以政策一直随疫情在变,想回国就要多留意使领馆的消息更新。

一切就绪,只等起飞了。那晚的多伦多机场感觉萧杀冷清,国际航班只留了一个总入口, 送行人员不允许进入机场,机场里面稀稀拉拉三三两两的人戴着口罩,神色黯淡。因为子女不能入机场送行,对于回中国的不懂英语的老人会造成困扰,行李托运,换取登记牌,找登机口对他们而言很不方便,所以最好能找人结伴同行。

加航直飞上海的航班因为俄乌战争航线有调整,在韩国首尔有一个半小时的技术停靠,然后再飞往上海浦东,总的飞行时间大约18小时。加航因为有40% 的乘客容量限制,留出了很多空座位,可惜多余空位都被安排在经济舱,而商务舱和高级经济舱几乎满员,每排只留出一到两个空位,根本没有社交安全距离,可见航空公司也是利益最大化,在有限的容量下卖高价票而不出低价票,无怪乎经济舱的座位那么难订到,还时不时出踢人的损招,让那些被踢走的乘客在最后上飞机前绝望。

飞机上多数是留学生,大家都戴着口罩,没人穿防护服,就餐时摘下口罩,完了又戴上,朋友叮嘱我不吃不喝不上洗手间防感染好像很难执行。

领座是来多伦多探访读大学的儿子的青岛母亲,在多伦多只逗留了十天,出国前上海有疫情,不敢坐飞机去上海,只能开车到上海,现在回国又要隔离三周,很不容易,可怜天下父母心。

(图源:作者提供)

飞机准点降落在浦东机场,乘客们不允许自行下飞机,穿着防护服的人员上机后,乘客分批被他们带下飞机,除了我们这个航班的乘客,一路没有看到其他航班乘客,随着指引,先到某服务台填个人信息,出示国际健康码,出海关,七拐八拐到核酸检测中心做检测,是鼻拭子和咽拭子双测,然后沿着两边都是蓝色高围栏的甬道到等候室分流。

去上海、北京、外地的需要在上海隔离14天,而江浙皖三省已实行3+11隔离政策,浙江人在上海隔离3天后转运到浙江嘉兴继续隔离11天。

登记个人信息,下载健康码,收护照,在等候室等候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把我们同飞机的十个浙江人转运去了上海松江某酒店。

五月的上海还在封控中,高速上车很少,酒店附近的店铺都关着门,晚上远眺出去,灯光闪烁,但城市很安静。上海的三天隔离是比较自在舒服的,酒店环境和设施都不错,每天早晚测体温,不做核酸,包三餐,可在美团,饿了吗订购物品后由酒店工作人员送上来。

(图源:作者提供)

三天后我们和另外也在集中隔离的大约二十个浙江人转运去了浙江桐乡,浙江的隔离标准,相对比较严苛,十一天隔离需要做四次鼻拭子,每天早晚测体温,酒店不如上海的干净简洁,当然价格也便宜一些。三餐包在房费里,不能上美团外卖订购,酒店可帮忙代买。

十一天的隔离不是那么容易渡过,每天早上起来跳跳操,和亲人朋友通通电话,看看书,上上网,慢慢居然也习惯了,想起肖申克的救赎里的话,“监狱里的高墙实在是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是体制化。” 

入住隔离酒店时,要求登记填写个人相关信息和联系电话,所以这期间桐乡派出所, 杭州大数据管理中心和我家所在社区都和我联系,询问在哪隔离,是不是新入境人员,数据显示我从上海回到了浙江,这种全方位的“关切” 和“照顾”让人受宠若惊。

隔离期间最难忍受的是做鼻拭子核酸检测,从多伦多申请健康码到桐乡隔离结束,短短三周做了八次鼻拭子,捅完鼻子鼻腔酸胀,脑壳隐隐作疼。

(图源:作者提供)

十四天的隔离终于结束了,我算是被解除隔离的人员了,可以回家居家隔离,杭州疾控中心转运车队派车把我送往所住的社区,可是居家隔离有很高的要求,必须满足单人单间单卫独立空调,社区大白会上门检测监测,显然我家无法满足这些要求,司机转而又把我送去社区指定的隔离酒店继续隔离一周。

目前我还在隔离中,离解封只有三天了,江苏好像已经把入境隔离缩短到7+7了,浙江还没有更新,估计也快了。

回顾这段旅程,感觉疫情期间回国比三百六十五里路还长,原来只要一张机票就可以出发如今手续办理需要一个月,下了飞机三小时可以到家的路程现在需要隔离三周,对于那些没有足够假期的人是很难成行的。

抱怨也没用,人在这种大环境下无奈又无力。无论如何,离家已近了,整个过程中特别感谢朋友和家人给予的信心和帮助,他们帮我出公证,订机票,提供回国信息,如今才能顺利走到现在。签证尽快放开,航班越来越多, 隔离越来越短,是多伦多华人的心愿,就像从前的我们,能来去自由中国行!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诚征写手 欢迎来稿 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 @ 06-26 09:15
    您已点过赞
    征文:华人亲述疫情时期的回国攻略---再难也得试试 人祸!
  • @ 06-26 10:04
    您已点过赞
    ”那晚的多伦多机场感觉萧杀冷清,国际航班只留了一个总入口, 送行人员不允许进入机场”?? 作者和我5月3号下午去的是一个机场吗?我去的多伦多皮尔逊机场虽然还没有延误的很厉害,但也是人头攒动,也没有任何人在入口处问你是送行的还是出发的, 何来送行人员不准进机场这一说? 胡说八道也有个度。五月份多伦多国际机场已经基本恢复正常出行状态了。
  • @ 06-26 11:53
    您已点过赞
    华人回国100%都是带钱回去或者去花钱的,回想大囯改革开放的第一家投资企业就是华侨的,其他的不说,华人为大国的经济做出和正在做出重大贡献,现在是千里投毒,连回次母国看望年老的父母都辛难! 非常不人道!
  • @ 06-26 10:10
    您已点过赞
    隔离14+7?你母亲等到你了吗?
  • @ 06-26 15:09
    您已点过赞
    作者基本在忽悠,加拿大已经战胜疫情了,机场人非常多,回国太难了,中国清零恨愚蠢卖国,习近平好大喜功,去年不是造谣吹牛战胜疫情了吗?怎么还这样难?
  • 您已点过赞

    别写了,多伦多华人不需要你来代表,也没兴趣知道你隔离那点破事儿。你还是留着文章自己看吧 ...

    我就有兴趣看,巧不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