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本地 /
  3. 民调滑坡 邹至蕙市长依然加税没商量 /

民调滑坡 邹至蕙市长依然加税没商量

邹至蕙版本的2024年多伦多加税预算案2月14日在市议会通过,在社会压力下,她恢复了原先掐掉的给警察的1200万拨款,也不再削减在三个地区的铲雪坝服务,但预算案的加税幅度还是9.5%。

邹至蕙市长反复强调:市民要得到就要付出,为了城市重回正轨,加税是必要的。对此现任市议员、前市府首席预算官布拉德福德表示:预算案令人失望,他不相信财产税的增加将意味着服务的改善,这是创纪录的增税。他还说:当人们在杂货店支付更多费用、在加油站支付更多油费、房租增加、利率增加时,市议会和市长却通过了最大规模的增税,这绝不会让生活变得容易负担,这将使住在多伦多变得更贵。

伊陶碧谷选区的市议员霍利戴也指出:这是鲁莾支出的又一例子,不幸的是,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看到市议会在谈到城市增加支出时,总是说'Yes' , 这就是那些真正昂贵决定的体现,我们写下的那些支票,城市并不能兑现。

对于邹至蕙如此大幅加税,舆论也认为:提高效率、精简架构、开源节流、引入竞争机制,这才是让城市更好的关键。在邹版预算案投票时,有8名市议员投下反对票,占了市议员总数近三成。

邹至蕙市长在人们欢度情人节的当天,给市民送上了份加税大礼,她对市民的“体贴”也算到了家,难怪在市议会激辩时,市府门外有一小群挥舞残旧小旗的人在支持她。劳工议会下属的某华人工会小团体还声称:加税预算案代表了城市价值观。这几个人把邹市长加税说得挺高尚,但他们口中的价值观究竟是邹至蕙市长个人的还是城市广大居民的?

邹至蕙高票当选为多伦多市长,在预算案之前,她的支持率保持在75%,预算案推出后,她的支持急挫20个百分点,她与城市的蜜月期仅半年就寿终正寝,这在加拿大政坛上是罕见的。在未来的两年多,如果她不改弦易辙,支持率还会下跌,到2026年10月市选时,她的民望跌破二成也不是没可能,前市长苗大伟,前省长韦恩就是前车之鉴。

邹市长为了说服市民接受这份创多伦多记录的加税预算案,还找了不少理由。

首先:她全盘否定前任市长的工作,以此突出加税必要。在她口中多伦多以前就是个糟糕无比的烂摊子,城市财务还有18亿的赤字,要消灭赤字就要加税。

这里邹至蕙以虚构的18亿赤字来欺骗市民,众所周知在加拿大三级政府中,省和联邦都可以有赤字预算,唯独市政府不可以。既然市府预算每年都必须平衡,前市长怎么可能留18亿赤字给邹至蕙?邹市长口中的赤字其实就是她的大花筒开销预算和可负担财力之间的缺口。那么她为什么一定要制定大花筒开销预算呢?如果不是预算无节制,怎么会有缺口?高达18亿缺口又怎么计算的?她从没有详细解释、和盘托出。

如果说邹至蕙口中的缺口是难民安置造成,那么联邦政府几次天文数字的拨款早已填平了这个缺口;如果说改善市政服务的努力会导致缺口,那么这些都是城市日常事务,市府早有恒常物业税收入应付,根本不需另外加税;如果说缺口是可负担房和无家可归安置造成的,那么这些问题不是邹至蕙上任才有,为什么前任市长可以控制加税幅度,邹市长就不可以?

量入为出打理城市财务是任何负责任市长的基本功,邹至蕙不检讨自己在这方面的短板,不制定节流方案,不开拓经济发展项目,反而一再以“要得到就要付出”为由加税,这理由荒唐之极。

敬爱的邹市长,多伦多市民每年上交的物业税是不是付出?这些付出是不是应该有回报?为什么这么庞大的物业税付出前任市长够用,你就不够用?你重视的究竟是极少数特殊群体利益还是广大市民的利益?

多伦多是富于同情心的城市,但城市不仅仅由少数特殊群体组成,邹至蕙的大幅加税能否令小部分人得益还不知,但绝大多数小市民和中产因此加重负担是肯定的。这不是每天一杯咖啡的问题,而是为少数人还是为全民当市长的问题!

第二,面对一片批评声浪,邹至蕙声称:市民投票选她当市长,就是支持她这样做。去年补选时,邹女士确实说了不少愿景,但每当舆论和竞选对手问她钱从哪来?会不会大幅加税?她都避而不答。邹女士高票当选,但她从未告诉市民半年后会创记录加税,她怎么证明市民选她当市长就是授权她加税?邹至蕙把她当选市长解读为获得大幅加税授权,这要么是逻辑混乱,要么就是政治上的厚颜无耻!

第三,虽然邹至蕙在民意压力下不得不恢复曾经掐掉的给警察的1200万拨款,但她削减警察经费习惯由来已久。在她迫于压力恢复拨款前还说:现在打911的很多都不是抢劫,而是精神病人犯案,警察不懂怎么对付精神病,所以要削减警察经费请更多医护人员处理这类事。另外邹至蕙还讲:现在年轻人犯罪多,原因就是他们常常无所事事,如果拨款让他们去社区中心活动,去图书馆阅读、去打球健身等,社会犯罪也就会减少,所以她要把部分警察资源拿走用在社区。

邹市长关心年轻人和精神问题患者的用心固然可嘉,但她认为削减警察经费让年轻人多些娱乐活动可以减少犯罪,多请些医护就可以减轻911报案,这是不是太离地了?真不知这位市长有无读过犯罪学或者了解自己领导的城市?

第四,邹市长反反复复讲她的预算案就是为了让城市重回正轨,所以加税是应该的。但审视预算案中的重回正轨章节,其内容与市府以前的日常工作并没两样,如果邹市长以这类“重回正轨”事务作为大幅加税理由,根本没说服力。

多伦多市民每年上交的物业税就是城市管理费,市府就是管理公司,如何使用得当既考验管理能力,也测试他们是否以市民为重。邹市长先把多伦多描绘成烂摊子,为了治烂就要加税,这种心机不是加拿大最大城市的市长所应该具有的!

与前几任市长不同,邹至蕙上任至今从联邦和省府都拿到了以前拿不到的拨款,还甩掉了DVP和贾德纳高速的19亿支出包袱,有人将此称为她的政绩,她自己也洋洋得意。但如果从另外角度看,邹市长拿到了比前任更多的拨款,又甩了财务大包袱,市政并没特别大项目,她还要加税9.5%,这是她能干还是无能?是政绩还是败笔?按照正常人思路,邹市长上任后,多伦多喜获大笔拨款、城市轻装出发,不仅不应大幅加税,还应该冻税甚至减税。那些称赞邹市长要钱手段高明的人有没有想过这点?

不可否认,多伦多摊上这么一位加税市长是投票给她的人自找的,在BC省的列治文市,同样也是民选的市议会不顾民意通过了毒品注射屋计划。

民选的多伦多市长、市议会和民选的列治文市议会分别在反对声中通过不受欢迎的加税和毒品注射屋议案,这说明了什么?

首先,这说明民主选举不是万能,投票也不是灵丹妙药,如果选上了不合适的侯选人,同样会伤害社区和城市。无论市选、省选、联邦选,考察候选人的立场理念及对城市社区事务的取态远比种族背景重要。

其次,政客当选后仍须接受选民监督,选民不应把对议员的要求降格为合影拍照、握手聚会或者颁发女皇奖。而应该始终关注社会议题,了解议员的种种表现,经常监督敲打、给予建言。

在我们身边,经常见到有的议员当选后就像完成了任务,他们不屑在本职工作下功夫,反而在社团宴请舞台成了优秀演员。不管什么同乡会社团活动都来吃喝站台,他们要么戴条长长的红围巾,讲些一本正经的废话,要么发几张毫无价值的证书、牌子显示自己还是议员。这种假大空的“表演”既不尊重议员身份,也无益于社区。

不管哪级政坛的议员,也不管什么种族背景,他们都是选民一人一票选出的,如果真的要让他们像议员,就不要再给他们做秀的机会和舞台,让他们抽更多时间在选区内走家串户了解民情,发现问题、研究政策法律。对市议员而言,更应要求他们在市议会中凭良心投票,而不是看市长脸色。

第三,在多伦多加税案的投票中,除了邹市长还有17名市议员投了赞成票,选民完全有理由质问他们支持加税的理由,有无顾及民意?对BC省列治文市的那7名支持注射屋的议员、市长也是如此。

龙年伊始,大年初五情人节,邹市长给市民送上了加税大红包,她会不会每年都来一份?在预算案通过后她说:这是一段旅程的开始,我们能在一年内做到吗?
不!

有了邹市长这句话,我们可以肯定她的加税列车才刚刚启程,以后每年这时,多伦多人都有可能再收她的加税红包。上帝保佑多伦多,但愿这位市长司机别在下台前令城市破产翻车!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 @ 02-19 13:47
    您已点过赞
    早就说了选邹至蕙当市长肯定加税,左左现在终于信了,再次证明,左左=智忧。明年继续加税,加到把左左都变成极右为止。
  • @ 02-19 14:56
    您已点过赞
    她的前任NDP市长苗大伟也是这么干的,因此称万税市长。NDP就是要榨干广大市民,他们一天在台上,民众一天受苦苦难。
  • @ 02-19 13:46
    您已点过赞
    多倫多人倒霉了,只要鄒至偽在,以後加稅沒商量,每年等收加稅大紅包吧!
  • @ 02-19 14:20
    您已点过赞
    市里的税收是地税和工商业税。市政府政策对工商业不利,公司,工厂和商店就会迁出,关门甚至倒闭。这样税收的主要来源就落在了居民的地产税上。公司和商店可以搬走,居民搬迁就不容易了。只能挨宰了。
  • @ 02-19 13:49
    您已点过赞
    她多收的这些钱估计要用在难民身上了。对多伦多和社区的发展建设,其实帮助很小。她的正轨,就是难民回到正轨,而不是多伦多市民生活回到正轨。
  • @ 02-19 15:15
    您已点过赞
    不好,加幅没到1000%就不算多,反正多伦多人民都会会投我们左逼一票
x
x